87.a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为防盗章~购买过一半以上v章的可以直接看到新文!否则要等…  两天之后, 《家族》电影拍摄进度条走到了“宋至决定陪沈炎去北平”那几场的戏份。

    陪沈炎去北平, 代表了宋至的决心。沈炎、宋至似乎已听见了幸福这东西吹出的螺音, 正满怀着对未来几十年携手共度的生活的期盼。一切都是那样自然,感情的溪水汇聚在一起,蜿蜿蜒蜒一路向前,流过森林, 流过草地,即将注入宽广无际的永远不会干涸的大海。

    李朝隐要求将这段剧情中的那场激情戏重新拍, 也就是何修懿当替身时倒数第二天的工作。何修懿在以裸替的身份参与那小段高难度“床戏”时并未露脸,只将身体入境,等待后期将主演柳扬庭的面部特写穿插到自己拍摄的戏份当中。不过李朝隐在仔细考虑之后,认为表现力不够强。

    何修懿的第一感想就是, 他又要被李朝隐“拉筋”了。

    实际情况确实也差不多。何修懿跨坐在左然两条腿上, 再次将脚踝都搭在了椅背上。左然将对方拉近了,将两个人身上胶带贴在一起,而后看着站在一边的李朝隐。

    果然,李朝隐又将何修懿的膝盖用力向下压了压:“这样。”

    疼……何修懿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又吐出去。

    李朝隐加了一个俯拍摄像头, 似乎认为俯拍镜头才能表现出来美感。何修懿的身体几乎完全暴露在镜头下, 只有左然的头颈替他遮了遮。

    何修懿本来以为能很快结束,谁知正常两条之后, 李朝隐导演突然又有了个新招数。他说:“加一镜吧。修懿,你用两手握住椅背, 使点劲儿。”

    “啊?”何修懿也只有照做。

    李朝隐又指挥左然:“左然, 不要扶着何修懿了, 两手自然垂着就好。”

    “……?”左然问,“危险吧?”

    “不会。”李朝隐说,“一个成年男人抓得牢的,哪会让自己跌下去。 ”

    “……”何修懿将手从左然的双肩上移到椅背两角,紧紧握住,左然慢慢松开了他,两人对视片刻,点了下头。

    新加的镜头叫“70场3b镜”。一般来说,如果有新加的镜头,导演便会在几场几镜后面加上abc,李朝隐特喜欢临时增加镜头,因此《家族》镜号后面总跟着abc。

    何修懿双手死死地抓着椅背两角,上臂的肌肉都微微地隆起了。在对方猛烈的动作之下,何修懿本能地用力将椅背向自己的方向掰,以防被掂得掉下去。木质的椅背在这样的力量下发出了可怕的“咔吱咔吱”的声响,似乎随时都能断裂,仿佛在提醒所有的观众片子当中二人的感情是多么激烈。

    何修懿再次将眼神从天花板移到左然脸上:“沈炎,我……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左然演技比上次还要好,伸手抱紧了何修懿,又是舔上了对方的锁骨。

    “cut!”李朝隐嗓子还有有点哑,只能天天含着喉糖。

    何修懿将腿放下来,伸手揉-搓着膝盖的内侧:“最费劲的一场,竟然拍了两遍。”这次难度不在心理——腿拉不开,就是难受。

    左然也没着急撵何修懿下去:“休息一下,等腿缓过来了再去更衣不迟。”

    何修懿说:“我很怀疑……这种姿势,真的能感觉到舒服?李导的主意现实吗?”

    左然眼睛深深地看着何修懿,足足过了五秒,才开口回答道:“不试的话……谁知道呢。”

    “也对,哈哈。”

    何修懿自然不能在左然身上坐得太久,说完这句,他便挣扎着站起了身子,一点一点地往更衣室挪,旁边左然扶住了他。

    凯文走上来也想搭把手,左然却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交给我就好了。”

    凯文:“哦……”

    何修懿一瘸一拐地进了自己的更衣室,在椅子上干坐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将裤子套上了,又在穿衣镜前稍微整理了下仪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那一场戏让他两颊发烧,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才终于确定自己恢复了淡然。

    再走出更衣室,他发现已经有很多工作人员回到了片场中,满地电线中尽是灰色的脚印。“镜头”果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不管棚子多乱多脏,在屏幕中都会显得十分美好,而事实上,即使是被当作豪华别墅的摄影棚,看起来也是非常不怎么样的。

    左然抬眼看见了何修懿:“对了,李导叫我转发几个文件给你。”

    何修懿问:“嗯?”

    左然继续说道:“主要是之前剧组堪景时拍摄的照片,里面包括‘宋家老宅’以及‘宋家新居’的取景地,还有‘村中茶馆’、‘宋至店铺’。堪景你没参加,李朝隐导演叫你先看看照片,熟悉一下接下来的几个片场。”

    堪景这个活儿,并不需要演员参加。一般来说,导演看看目标地点能否达到拍摄条件,计划一下各个场次,摄影、灯光给些建议,拍摄大量帮忙导演和美术工作的照片,也就差不多了,不过,李朝隐导演非常看重演员的感受,堪景时将左然和柳扬庭也带在了身边,每到一处便会认真地问左柳二人在这里拍戏会不会觉得不开心、不高兴。据说,这是好莱坞导演常有的习惯,他们认为,“舒服”是工作的前提。

    何修懿说:“哦,好,传给我吧,麻烦您了。”

    “李导发到我的腾-讯邮箱里了。”左然解开了手机的锁屏,“报一遍你的q-q号码给我吧。”

    “好的。”何修懿念了个十位数的号码,“其实,比起微信,我倒比较常用q-q。”六年前退圈时,微信还不流行,再回来便发现沟通工具已经有变化了。

    左然脑袋好用,十位数字记得分毫不差,加上了何修懿,而后好整以暇地在默认分组中找到了刚加的人,用修长的手指打开了右上角菜单,点开“备注”,看了眼何修懿,缓缓地敲下了两个汉字:“修懿。”

    何修懿:“……”

    去掉了姓,显得好怪……仿佛十分亲密似的。正常来讲,难道不应该是“何修懿”吗?

    接着,左然又不紧不慢地点开“分组。”

    何修懿一直默默地看着。左然的分组非常地“正统”,一个“同学”,一个“同事”,一个“家人”,一个“朋友”。

    左然漂亮的手指优雅地在几个分组上来回划了一下,最后指尖一点,将何修懿移至分组——“家人”。

    手机一闪,提示跳出:。

    “左老师……”何修懿觉得自己的脸颊又有点红,“分错了吧,应该是‘同事’分组——您点成了‘家人’分组。”

    左然抬起眼睛,嘴角似有若无地荡开了一点:“没错。”

    “嗯……?”

    “‘同事’里有好几百人,找不到的。最近可能会经常联系你——暂时放在‘家人’这边,一目了然。”

    “哦。”

    “而且,”左然浅色的眸子直盯着何修懿,“‘宋至’是‘沈炎’的家人,没错。”

    “……”

    何修懿觉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自从以正式演员的身份加入剧组后,左然便偶尔会在戏外以沈炎的身份“调戏”下自己,仿佛自己依然还是对方最亲密的爱人,比如那天那句“我想要你”,或者之前那个“郎君叫你去排练了。”这种cosplay也许是演员之间很常见的玩笑,也可能可以帮助左然酝酿角色间的感情,可一次一次的,突如其来,猝不及防,总是让自己……面红耳赤的。

    左然直到这时才撩起眼皮看了何修懿一眼。

    何修懿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牛奶,又伸出舌头将唇上乳白色的牛奶舔干净了:“幸亏有你,否则我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左然表情依然没有波澜,他移开了视线,将手中盘子放在了一边:“没事。圈子太小,你是新人,别闹翻了。”

    “嗯。”从前参演的两部戏年代已经太久远了,左然说他是个新人倒是也没讲错什么。

    左然并没有动那几片看起来干巴巴的面包,端着杯子喝完牛奶,便起身去厨房洗口洗手,打算出发去片场了。何修懿的杯子样式都很幼稚,上面画着各种各种的小动物。

    同样吃完了早餐的何修懿则是走进卧室换衣服。他很简单地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又在t恤外套了一件蓝色格子的衬衣,牛仔裤,他长相显年轻,别人也看不出他已经快30了。

    当他再回到外边时,发现左然正在低头看他之前随手放在走廊架子上的婚纱摄影相册封面。何修懿笑了笑:“我最近的一个兼职是给朋友开的婚纱摄影当模特拍摄宣传照。”

    “嗯。”左然声音一向微凉,好像某种金属。

    “你可以拿起来看的。”

    何修懿本来以为左然不会感兴趣,谁知左然沉默片刻之后竟真的拿起来,面无表情,一页页翻。照片有好几套。第一套中,何修懿穿着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外套、同款的裤子,打着领结。那新郎服非常修身,将人衬得腰细腿长。第二套中,他则是身着传统的中式礼服。深红色的囍袍上盘绣着瑞兽,金丝当中似乎还流溢着其他色彩。而后是第三套……灰色民国风的长衫。每一张照片中,何修懿都笑得一脸幸福,温柔地注视着他身边的“新娘”好像那真的是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天。左然翻得很慢,有些浅色的眼珠盯着何修懿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何修懿挪到左然的身边:“怎么样?拍得是不是还不错?”

    左然合上相册,放回到架子上:“太普通了。”

    “真的?”何修懿说,“我觉得很好了。”朋友那个影楼已经十分高档,据说顾客全是高收入的人群。

    左然摇了摇头。

    “不普通的是什么样?”

    左然偏过了头,眼神锁住了何修懿,幽深的视线似乎能直达心底。何修懿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觉得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倾泻而下,即将将他彻底淹没。几秒之后,左然才说:“走吧。”

    “去哪?”

    “片场。不然你以为是去哪?”

    “……哦。”

    ……

    片场,李朝隐导演早已经到了。诸多工作人员在布景、布光、拉线、铺轨。凯文低头摆弄着他的摄影机,并且随便拉了两人站在灯光底下,他一遍一遍地试光以及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