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又见余美丽》(十so)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为防盗章~购买过一半以上v章的可以直接看到新文!否则要等…  沈珩反问:“李朝隐导演你知道的吧?”

    “当然。”何修懿说, “李导那么有名。”李朝隐,大导演, 美国知名电影学院毕业之后留在了好莱坞, 拍的片子得了不少国际大奖, 据说这会儿正在国内拍摄某部电影, 不过外人都不知道片子的具体内容。

    “嘿我跟你讲你真走了狗屎运!”沈珩十分夸张地道,“李导最初拒绝了我,还说由于特殊情况你啥都演不了。我认为不可能, 着实磨了他一阵子。昨天他突然联系我说很希望你能接受一个角色, 但又有点开不了口,因为觉得你肯定不会同意的。”

    “嗯?”何修懿感觉不对劲, 问, “到底是什么角色?”

    沈珩说:“没细听……我当时有一点着急。你不什么都肯接吗?我直接让剧组联系你本人了。”

    何修懿点了点头:“对。”沈珩没有弄错, 他的确是什么都肯接的。

    何修懿的起点其实很高。他演的第二部戏就拿到了某个电影节的最佳男配角和最佳新人奖, 谁都认为他的前途无量。谁知就在他事业起飞的当口, 他的母亲被医院诊断出重病。于是,比起早出晚归满世界地拍戏,何修懿选择了在母亲身边照顾她。他母亲的生存期远远超过了平均,挣扎六年, 年前去世, 而他因为带着母亲四处求医问药,欠了亲戚们不少钱。

    母亲过世之后, 为了他喜欢的事业, 同时为了还债, 何修懿选择了复出。他拜托之前的朋友帮他“牵线”,却没想到这事没有那么容易——他已经29岁了,只演过两部戏,不上不下,不尴不尬。现在,99年出生的小鲜肉们都担纲男一了,脸嫩得能掐出水来,而且都是偶像明星,有广大的粉丝基础,至于男二男三,都会留给公司提拔新人,要么留给投资商塞情人,都也不想弄个六年没演戏的、没粉丝的、没后台的、年纪也不算太小的家伙,而再小的角色,一般剧组也不好意思交给当年的最佳男配饰演。当然,也有可能一切只是因为他运气太差了——自打母亲病倒,他就一直没有被上天眷顾过,有时不信邪都不行。老同学们帮他找了两个月整,还是没什么可能拿到的角色。

    何修懿谢过了沈珩,撂下电话,加了李朝隐剧组的演员副导演的微信。对方噼里啪啦打道,戏其实已经开拍了,就卡在这角色上了,让何修懿越早过去面谈越好。何修懿本人也想快点定下来,于是便和对方约定第二天在剧组位于本市的片场见面。

    折腾一圈之后,何修懿继续观看左然那部电影——片子真的优秀,不论发生什么,何修懿都无法做到“中途离场”。

    他看着电视屏幕当中的左然,深觉这是一个老天赏饭的人。左然有着完美的脸、完美的身材、完美的演技、完美的一切,然而却不是科班出身的。左然是名校理工科毕业的,有着“学神”光环,却不知为什么选择了“演戏”这条路。而最“令人发指”的是,左然在进入演艺圈的第四年便拿了个柏林电影节的银熊。

    至于这位左影帝的性格,何修懿听说——就是冷。左然英俊、冷淡,有一种禁欲感,对什么都没有兴趣,总拒人于千里之外,感觉与这世界格格不入,记者一直很难采访到他。

    想想也是,左然一路走到这里似乎不费吹灰之力——轻松考取名校,又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走出校园,转行成为演员之后名气、口碑、荣誉、地位一样不少,令其他人望尘莫及。应该没有什么是他无法得到的吧,久而久之自然“对什么都没有兴趣”、“总拒人于千里之外”……何修懿胡乱猜测着。

    何修懿其实还是羡慕的。他在重新出发之后一直都在努力奋战,同时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大败而归。六年前触手可及的东西此刻却是无比遥远,他有一些茫然无措。

    ……

    休息一晚过后,何修懿如期赶到了剧组。

    他没想到的是,李朝隐导演竟亲自接待了他。

    李朝隐导演长得和电视上面一样,外表极为凶狠,眼眶是三角形,眼珠微微鼓出,瞳孔只露一半,吊在上面,露出下方大片眼白,看起来很怨毒,不过在传闻中对方人品非常地好。

    “那个,”李导带着期待问何修懿,“你知道是演什么吧?”

    何修懿笑笑说:“不太清楚,还没人告诉我。”演员副导演从未提及过细节。

    李导伸出两根手指,有些难以启齿地道:“这一部片子吧,讲的是中国式‘宗族',两个主角是同性恋。”

    何修懿愣了愣,说:“哦。”怪了……他不觉得两个主角和他会有什么关系。这种名导要拿奖的大片,不会请他担纲。

    李朝隐道:“主演之一是柳扬庭。柳扬庭你知不知道?”

    何修懿点头:“嗯。”他知道柳扬庭,当红的小鲜肉,长得相当漂亮,演技算是相当不错。

    李朝隐继续说:“戏里有几场激情戏。柳扬庭呢,可能还是太小了吧,人很清纯,特别害羞,对于人前全-裸有些抵触,不大愿意拍那几场床戏、裸戏。我的观点一向就是,倘若演员没表现欲,那就干脆不要上了,绝对拍不出好东西。”

    何修懿又是愣了愣地说:“哦。”柳扬庭,出道以来走的就是清纯路线,害羞,采访被问到kiss都会脸红低头避而不答,若是在戏里大尺度出演,的确与定位不是很相符——对于他这样的小鲜肉来说,转型还是早了点,没必要去冒现有粉丝流失的风险。可这和自己的角色有何关联?何修懿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

    “你……”李朝隐欲言又止,“你和柳扬庭,长得有些像。几场床戏非常重要,加起来有十五分钟,是体现主角内心的重要情节,并不是谁来替柳扬庭都可以。我几年前看过你的片子,演技肯定是没问题的了,比较适合……那个。”话到这里,被人工切断了。

    何修懿想:果然。他心里很清楚,柳扬庭出道时就总有人说他们俩长得像,还有些辨人能力不强的观众时常将他们两个人搞混,甚至有人搞了个连连看,何修懿消掉何修懿,柳扬庭消掉柳扬庭,不得连错,不少人说难度s级,是史上最难小游戏。不过,何修懿长得更“妖媚”一些,肤色白皙,有一双典型桃花眼,眼尾微微上挑,水汪汪的,有时目光有些朦胧,看起来似醉非醉的,而柳扬庭则很简单,好像柔弱动物一般,未被俗世所沾染过。

    何修懿也明白李导最初拒绝沈珩的原因了——自己与柳扬庭撞脸,自然是“啥都演不了”,而他突然回应沈珩的理由是,临到要上阵时,柳扬庭有些别扭了,激情戏推进不下去。

    见何修懿沉默不语,李朝隐终于问出来:“你愿不愿意当柳扬庭的裸替?剧组一定会严格为你保密的。这是为了艺术,不要想得太多。镜头共有十五分钟,其实也是挺多的了。”

    “裸替……”何修懿说,“对不……”他没有兴趣当什么裸替。

    眼见对方摇头,李朝隐着急了,说:“我给你20万的片酬,五天。”

    何修懿:“………………”20万五天,对于裸替来说,当真是天价了。一般来说,尺寸最大的一天也就2万块。

    想到自己依然欠着的那些钱,何修懿立即被糖衣炮弹给腐蚀了。他硬生生地改口道:“好,我当。”

    李朝隐长长地舒了一大口气:“委屈你了。”他只想导出好片子,不会顾虑太多事情。

    何修懿唇角勾起一丝“妖艳贱货”的笑:“没事,他不想脱,我脱。”

    随后,李朝隐将何修懿带到了另一个主演的面前。何修懿惊讶地发现,另个主演,竟然就是影帝左然!就在前一天,他还妄想着,如果能与左然飙戏一定非常过瘾,结果眼一眨便当真得到了机会,虽然自己只是替身。

    李朝隐向左然解释了下经过,说:“何修懿会和你一起演激情戏。”

    左然撩了一下眼皮,十分冷漠地看了何修懿一眼。他的眼睛非常漂亮,好像南北两极最纯净的冰川。冷是冷,却有种多年沉积而成的深邃。

    李朝隐问左然:“没什么问题吧?”

    “随你便吧。”左然回答,“谁都可以,我无所谓。”

    左然是在何修懿“隐退”后成名并成为影帝的,在何修懿短暂的娱乐圈时光里,两个人从未有过任何交集,因此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何修懿觉得左然作为影帝看不上自己也很正常。

    而柳扬庭,则是捂着脸道:“这不是最佳男配吗?当我裸替……太对不起您了……我好不安……我这是走了什么运?我这么差,何德何能,能请到前辈作替身……我会向前辈学习的,绝不把前辈当替身。”

    何修懿的第六感让他觉得有点怪怪的。

    在影片中,宋至原本想将碗碟打碎几个,破坏姻缘,而后逃离家庭回到“沈家大屋”,同时也与“责任”诀别。他几次举起碗碟又几次放下。最后,他回忆起了壮年守寡、辛苦撑起全家的母亲看见红贴时的眼神,还有连遭不幸、等着自己过继孩子的哥嫂说着“冲喜”时的口吻,万念俱灰地将碗碟放了回去,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地走出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