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又见余美丽》(八)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为防盗章~购买过一半以上v章的可以直接看到新文!否则要等…  隔着丝袜还有胶带互相画圆, 何修懿有一些难得的羞耻。这种羞耻在被抬起了一条腿, 假装结合时达到了顶峰。他自己两条腿和左然的身体遮住了摄影机, 正好不会暴露。

    左然又开始吻何修懿的额头、鼻梁、嘴唇、下巴, 他虔诚地亲吻对方,并且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停, ”李朝隐有些无奈地道,“轨道卡了一下。凯文, 你不是说修好了吗?”

    凯文回答:“……我看看。”

    何修懿放下了左腿。左然一脸淡漠,拿起浴巾围在腰间,轻轻靠在墙上。浴巾很大, 围起来也并未是规则的形状, 配上俊美的脸孔以及上身的胸肌、腹肌, 男性的荷尔蒙根本抑制不住。

    半个小时之后,凯文信誓旦旦地说这回没问题了, 结果……到了同一地方, 李朝隐又抓狂地道:“轨道怎么又卡?”

    凯文说道:“我再看看。”

    到第三次,何修懿感觉自己的腿快被掰折了。

    左然搂住了何修懿后腰的手十分用力,并且偷偷地向上托。何修懿瞬间明白了……左然这是怕自己累——他单腿支地, 若是一次两次能过也就算了, 否则实在是一件体力活儿。

    这回总算顺利完成, 可以收工。

    李朝隐导演心力交瘁道:“凯文,这u形轨不是为了《家族》特意定制的吗?第一次用就不好使?”轨道形状有些特殊, 非常注重拍摄效果的凯文和李朝隐为了《家族》定制了包括这条在内的许多条。

    凯文说:“是定制。”

    “等下去查查看其他的有没有什么问题。”李朝隐道, “如果不是偶然, 尽快退货,另外找供应商。”

    “好,没问题。”涉及到专业常用句子之外的东西,凯文又开始搜肠刮肚地寻找词汇了,“摄制组一定……会本着客观公正、科学认定、权责一致、终身追究的原则,明确此事。”

    李朝隐:“……”

    有人小声地问凯文:“凯文,你每天都看什么学习中文啊?”

    “新闻。”凯文回答,“我的中国朋友说她学习英文就是看bbc、abc、fox、npr、voa等等,十分管用。”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觉得怪怪的……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我们平时不说新闻联播里那些话”,这个真相太过残酷,在场的人全都善良而又默契地选择了好好保护凯文,十来个摄影助理用同情的目光注视着他们从好莱坞漂洋过海来的老大。

    何修懿走进更衣室,再次忍着疼痛将胶带撕下来,穿上t恤、衬衣、裤子,摸了摸钱包和手机,走回片场。片场之内,左然也换回了衬衣,恢复了那种优雅得体的模样,正低头扣他的袖扣。袖扣的中央是一块海一般深邃的蓝色方形石头,周围银色金属上边似乎镶着一排碎钻,何修懿再一次感慨,左然真是……十分注意仪表。

    仔细想来有些奇特,“十分注意仪表”这点似乎与左然的性格格格不入——左然只沉浸于少数几件事情,从来不会在意旁人。

    见何修懿望着自己,左然也抬起了眼皮:“怎么?”

    “呃……”何修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讲出在他心中盘旋的话,“左老师,你……似乎有些心动过速……要不要抽空去医院查个心电图?别是什么心血管类的疾病。”为了照顾母亲,何修懿在医院待了将近六年,懂的比别人多,在某些方面甚至赶上医生了。左然那个心跳速度,实在是有些夸张了,据何修懿保守估计,每分钟也在120次以上,而每分钟100次以上便可以算心动过速。他妈妈的几个病友就是因为心动过速被确诊了心血管类疾病的,如心肌炎、心包炎,主动脉瓣关闭不全、二尖瓣关闭不全,还有些越早开刀越好的病。如果是偶然出现或者是运动过后出现这种现象当然无需当心,但是……这一场戏本来就不简单,又因为轨道老捣乱,拍了整整四个小时,从下午一点到五点,而他每次隔着肌肤感受到左然心跳时都会暗暗心惊,因为左然心跳是持续性地在120次以上——这就有问题了。

    左然眼神如往常般没有温度:“没事。”

    “但是……”

    左然斜睨了何修懿一眼,走了。他迈步到片场小圆桌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剧本,拿在手里便打算径直离开了。

    何修懿:“……”也不知道左然听进去了没有。

    片场几个工作人员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闲聊。

    五十多岁的制片主任说:“我孙女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外国演员,每天去人家推特下面留言,还说坚持不懈就可以得到回复哈哈。”

    一年轻的化妆师助理说:“网络上有追星攻略,上边保证照着去做总有一天偶像会认识你。”

    另外几个人十分感兴趣:“都有什么方法?说说?”

    化妆师助理道:“我也不是特别记得,就是,给明星留言、给明星画画、送明星礼物……还有,赶到片场去、混进他组里、当上个群演 ,什么什么什么的吧……一共有二十条,说只要照做了,偶像肯定会认识你。其实都是老一套了,我十年前当迷妹的时候坊间就流传着差不多的东西,现在也就多个‘微博’。”

    “真的假的……”有两三个想要进影视圈可惜却只能在不同剧组打杂的姑娘说,“真的有用我也试试……”

    一直如静立的雕塑一般不苟言笑的左然此时却突然用眼角看了她们一眼:“没用。”

    “啊?”

    “或者,很有可能没用,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哦哦,对了。”对方回答,“左老师肯定知道的。这些招数很多人对您用过吧?”

    左然说:“我不知道别人对我用过什么招数。”

    “那……?”

    左然看了站在一旁的何修懿一眼,仿佛回忆起了很多年前发生的什么事一般,冰凉得一如既往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道:“反正没用。”

    何修懿:“……???”

    左然原本不必跟着,不过他却非要一起,据说是要更全面地理解故事,何修懿再一次感叹左然认真。

    “山景村”中发生的事分为两段,包括宋至进城之前遇到沈炎之前的事,还有宋至告别沈炎回到村子之后的事。

    李朝隐导演先拍摄的是前面那一段。

    宋至父亲染了重病。他才四十多岁,是家中主要劳动力,全家都很忧愁。某天,宋至父亲突然感到病情好转,甚至还下厨做了一顿饭,然而正当众人欢欣雀跃之际,他却陷入昏迷并且很快去世——原来之前几天只是“回光返照”。

    家中骤然变得贫困。

    祖父、父亲死亡,哥哥的两个儿子也还小。年轻的兄弟二人很难让自己拥有可以供养祖母、母亲、嫂子、和三个孩子的能力,何况哥哥并不能干。

    宋至母亲作为新的“一家之主”,已经竭尽所能地算计着用钱。他告诉宋至说,不要总看女人,因为家里无法为他娶妻生子。

    一日,宋至母亲发现,宋至的二侄带着其年幼的妹妹偷走家里的钱并且换了一个西洋人的玩具。她拔了一根藤条,拼命地抽两个孩子,声嘶力竭地哭:“我怎么养了你们两个狗东西!我怎么养了你们两个狗东西!”

    饰演宋至母亲的人是一个老戏骨。她在这幕当中,将一向隐忍、“顾全大局”的宋至母亲情绪的爆发演绎得可谓是淋漓尽致。

    接下来的剧情便是宋至母亲决定将宋至的小侄女送出去当童养媳。女孩子还太小,不到两岁,占用了宋至母亲、嫂子太多时间,使她们二人无法轻易从家事中脱离,编更多藤条,或者,种更多庄稼。而送出去,则可以得到一笔钱,同时节省自己时间。

    这也是很多地区古老的习俗。对于某些贫困的有女儿的家庭来说呢,女儿无法“传宗接代”,出嫁时还要带走一笔嫁妆,而接纳童养媳家庭,到了迎娶之时则只需要摆上几桌酒席,省钱省事,“互惠互利”。宋母同样认为女孩子“不划算”——姑娘出嫁之后生育下的孩子都要留在别人家里、跟随别人姓氏,无法替家族开枝和散叶。

    宋至母亲仔细叮嘱对方不要虐待她小孙女,那家应了,然而这不过是令自己好受一些的方法罢了。不论虐不虐待,宋家都不可能知晓。

    老戏骨的演技十分精湛。宋至母亲一心为了家族,然而,那愚昧可悲的呕心沥血、自我牺牲,令片场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沉甸甸的。

    ……

    “山景村”片场很偏僻,没有什么娱乐,众人十分无聊,于是每晚都在打牌。

    有人带了一副筹码,自此,打牌内容终于不再局限于双升、斗地主之类的了,升级成了德州-扑克。

    何修懿不会打,前两天只是看了看,一直到第三天晚上才首次上了牌桌。

    参与游戏的一共有六人。

    左然、何修懿、摄影师凯文、录音师莫安,扮演宋至嫂子的张筱茂,还有扮演宋至哥哥的游于诗。

    张筱茂不算红,但有上升势头。整个人十分有气质,有着一种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范儿。她平时也是那样的,每回接受记者采访,都能透露与世无争、无欲无求的十分淡然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