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万里龙沙》(九)

superpanda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此为防盗章~购买过一半以上v章的可以直接看到新文!否则要等…

    然而观众知道,没有——偶尔, 宋至会戴着那个金戒指, 跑去教堂里听洋人讲那边的思想。

    第四个孩子出生后,大侄子也终于被从狱中放出, 只是带了一身的病,不大容易娶妻。宋家人都相信, 人回来了便是好的,身体总归可以调养。

    表面上看, “宋家”是在渐渐变好着的。宋至母亲看着一切, 觉得自己还算是合格的宋家媳妇。

    宋至在抚养一家人之余, 为祖父、父亲风光地迁坟。迁坟仪式十分讲究,子子孙孙都跪下向祖先叩头, 展示宋家花繁叶茂。他们相信,祖先灵魂将在天上感到欣悦。

    孩子们渐渐地长大。宋至主张“自由恋爱”, 还积极地支持两个儿子留苏, 学习数学、物理等等技术。

    时间进入到了文-革时期。

    两儿一女已经离家,宋至也是将近五十岁的人了。他本以为一切都将按部就班走向终点, 谁知他的妻子, 为了自身前途,举报丈夫有反革-命言论。宋至被批-斗了, 勉强捱了过去。他恨他妻子,更恨他自己, 因为他很清楚这是她的报复。

    宋至夫妻从始至终感情不深。虽然婚后几十年中, 宋至竭尽全力地当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村里人都将他看作“模范丈夫”,但是,女人天生便能察觉一个男人情丝是否系在自己身上。宋至妻子一直以来十分压抑,而在那个年代,有一个“好丈夫”的她没有理由主动摆脱家庭。“举报丈夫有反革-命言论”,对于宋至妻子来说,是终于得以割裂的理由,也是一场酐畅淋漓的报复。妻子诬陷丈夫前晚,曾让宋至讲讲他的感情经历,并且逼问戒指的事,然而宋至一言不发,回过头看,那其实是妻子给的最后警告,因为第二天一大早,他便被举报了。

    李导认为,《家族》当中最立体的人物便是宋至的妻子。对于家庭模式,她有叛逆、挣扎,作为女人一反常态地不顺从。她与丈夫貌合神离,一生空虚,好像一匹野马,在看不见的牢笼中进行困兽之斗。然而她没有读过书,不具备突破现状的思想、能力。最后,她用一种疯狂和扭曲甚至是畸形的方式爆发式地反对了与宋至之间悲剧性的结合。

    解小溪不愧是“无冕之后”。“举报前晚”那一场戏,解小溪的动作、表情、语言全都十分平静,可何修懿就是觉得,对方像是海洋,表面风平浪静,可幽深的海底已经发生地震,冲击绵延了几千米,即将引发一场灾难性的海啸。泛着金光的水面将现在恐怖的漩涡,将她自己、将其他人全部吞噬进去。

    相比之下,何修懿则稍显逊色。

    李朝隐导演道:“很困难的一场,再稍微加把劲。”说很“困难”,是因为情绪是隐忍而矛盾的。何修懿一句台词都没有,但要极力表现对妻子的歉疚、对沈炎的思念、对自己的厌弃。他努力地忘记沈炎、爱上妻子,可感情却不受控制。几十年来,宋至心中仿佛住着一群白蚁,总是想要啃掉大门蜂拥而出。宋至拼命地堵,然而却渐渐地感到力不从心。

    何修懿道:“嗯。”他十分清楚,李朝隐导演对这场要求极高,因为李朝隐昨晚在朋友圈里提前发的关于这场的诗长度达到历史巅峰。全诗共二十段,每段都有八句,李朝隐洋洋洒洒写了将近一千字。何修懿仔仔细细地看了,觉得有些地方很有共鸣。

    “休息十五分钟,自己体会一下。”

    “好。”

    何修懿又是到处找左然,最后在角落见到了对方。

    他模模糊糊地意识到,自己十分依赖左然。

    他有六年的空白期。过去那些自负、轻狂,都在一年年、一天天中一去不返地溜走了。左然是他复出之后第一部电影的搭档。在他不安、怀疑之际,用无可挑剔的信任帮他融入到了角色当中,使何修懿觉得,任何犹豫不决、自我否定都是毫无意义且值得羞耻的。

    见何修懿过来,左然问:“又卡了?”

    何修懿点点头:“对。”

    “好吧。”左然两手十指插-进何修懿的发间,固定住了他的后脑,浅色的眼珠又是直接望进对方灵魂,再次道,“看着我,我帮你想起来。”

    “……”

    “你心尖上的人……是我。”

    “嗯……”

    “解小溪呢?”

    知道左然讲错名字,使用了“解小溪”,何修懿也没有在意,轻轻摇了摇头。

    “乖。”

    “……”何修懿再一次感到,倘若这段剧情可以直接连在“沈家大屋”后面拍摄,自己情绪将会到位很多,现在则总是要借助左然回想起宋至对沈炎的感情。

    “对了。”“指导”结束之后,左然靠在墙上,转头看向同样也靠在了墙上的何修懿,“我发现……一需要台词讲得很快,你便容易ng。”

    何修懿苦笑了一下:“我天生舌系带短……”

    “嗯?”

    何修懿微微张开口,舌尖左右晃了一下:“跟正常人不大一样。”

    左然直勾勾地盯了几秒,忽然将视线移开了:“有一点察觉。”

    “……?”

    “接吻的时候。”

    “……”何修懿也知道,接吻的时候,他没无法将舌尖探向对方深处,只能被动等人压来自己喉咙,在这项活动中天生有些弱势。他故作平静地说:“总之,不是特别灵活,不止讲话、接吻,吃饭也是,什么都是。”

    左然道:“不是特别灵活……也没关系。”

    “……?”

    “没事。”

    气氛有点古怪,何修懿别扭道:“一群人在那边,我去瞧瞧热闹。”

    几米之外,凯文、莫安等一堆人围在一起,都在看凯文手里的苹果手机,十分专注,趁得站在一旁背台词的游于诗格格不入的。

    左然还在身后,何修懿只得硬着头皮往上凑:“你们在干什么?”

    有人解释:“凯文在打《超级玛丽》……我去,巨难……”这东西是童年回忆。众人看见童年回忆发展成了个大变态,无不啧啧称奇、感慨人生,这才围在一起。

    “……?”何修懿也望了过去,发现……果然巨难。比如,悬崖非常地宽,里边有些可以踩的板子升升降降,还全部有弹簧。玛丽需要蹦上一个板子,再被自动弹到第二个、第三个……最后落在对面。有一个踩空了,便会掉下悬崖。

    凯文没几下就“game over”了。他将手机递给了何修懿:“试试?”

    何修懿没推辞:“好。”

    “打过这样的游戏吗?我是指,要反应速度。”

    何修懿开玩笑:“微信群抢红包算吗?”

    接过手机,没两下,死了。重开一局,没两下,又死了。

    《超级玛丽》现在成这样了……?

    刚刚叹了口气,何修懿便听后耳旁传来一个声音:“注意一下时机。”

    “……?!”何修懿完全不知道左然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

    “这样……”左然声音依然十分低沉动听,很自然地伸手,绕过了何修懿,从他身体两侧接过凯文手机,“看着。”

    “……嗯。”好像被人搂在怀里,男性的荷尔蒙气息直扑过来,何修懿有一点恍惚,只能站军姿般一动也不敢动。

    左然轻易“跳过悬崖”。何修懿动了一下手,以为左然过了“悬崖”难点之后便会将手机还给他。谁知左然仿佛十分沉迷,不愿撒手,一直在打,于是何修懿便只有等着。后背几乎贴着左然前胸,耳朵几乎贴着嘴唇……何修懿没心情关注啥玛丽了。

    左然一直打到关底,能看见旗子了,才将手机交还给了修懿,让他升旗、拿奖。

    “……”何修懿耳朵红红的,过关之后忙把手机塞给凯文,转头问身边的左然,“找我有事?”

    “有。”

    两人走到一边,何修懿问左然:“是什么事?”

    “再有两天外景,你便杀青、离组。”

    “对……”

    “我问过李导演还有周制片了——这是你复出后的第一部电影,拍了几千镜、几万条。如果有某些条想要留作纪念,不管是ng的还是pass的,都可以提出来,等成片上了之后拷给你。最好这几天就想想,过阵子若删了,可想找也找不回了。”

    “真的?”何修懿眸子亮了下,“左老师,谢谢您。的确有希望保存的,比如楼梯那场、门口那场、婚礼那场、举报这场,还有最后一镜,ng的以及pass的,都要。”

    “杀青前和李导讲吧。”左然似乎随口搭话,“那么,当替身那些呢?”

    “替身那些?”何修懿愣了下,“留下来干什么?”那些全是裸戏、床戏,几乎无法体现演技。楼梯、门口、婚礼、举报那些场次十分重要,在一次次ng中,何修懿能够看见自己努力、进步的轨迹,待到将来重新观看,一定也会感触良多。

    可激情戏……?

    听见“留下来干什么”这个问题,左然低下头看着何修懿,一字一字慢慢回道:“不知道。”

    “不知道”三个字语气非常正常,可是很莫名地,何修懿就觉得,空气中粒子的跳动瞬间变得缓慢了。

    “不、知、道”听起来简直像“打、飞、机”。

    错觉吗……?

    何修懿想:自己不会真的演情侣演出什么精神病了吧……?

    那边,左然又道:“我是觉得,那是你复出后的第一份工作,也有纪念意义。”

    “哦……”

    ……

    回到片场,何修懿继续与解小溪对戏。

    这回,怀着对片中沈炎的眷恋,过了。

    柳扬庭眨了几下眼,犹豫了下,又开口问:“前辈,你是不是记错了呀?好像没有这款车型……”

    “没记错,是这个。”何修懿还是懒散的样子,“crh380。”拉开了车门的左然偏头看了何修懿一眼,眸子当中似乎难得地带了一点笑意。

    柳扬庭逮着一个空,掏出手机查了一下“crh380是什么车”,而后看着百度为他呈现出的搜索结果:“……”

    答案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下面还详细地介绍道:

    ……

    到了会所前面,何修懿走下车,发现剧组众人都已经在会所前面等了。何修懿没有看见李朝隐,也不知道是他自己不来,还是总制片人周麟不让,也许是他们双方的意思,毕竟李朝隐不喜欢“投资爸爸”,“投资爸爸”同样不喜欢李朝隐。

    何修懿刚与总制片人周麟打了个招呼,便看见一辆极为惹眼的车“呼”地一下停在了边上。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出现,周麟急忙迎了上去:“徐总!”

    投资爸爸“徐总”果然与剧组的关系僵了,目不斜视,一路径直走进了豪华的私人会所大厅,周麟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

    何修懿无意中听过周麟与《家族》的事情。周麟,本来也是一个导演,相比于钱,更喜欢奖——总是想拿奖,但总也拿不上。然而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近些年来,他的片子变得越来越难看了。无奈之下,才四十几岁便丧失了创作能力的周麟转行成为了独立制片人,指望着靠与导演同样重要的“制片”翻身。《家族》是周麟第一个项目,关系到他作为制片人的饭碗,两年间他为此付出许多。周麟认为《家族》很有拿奖潜质,然而内容有同性恋,原作也没名气,折腾来折腾去,都拉不到什么投资,直到李朝隐对项目表现出兴趣。由于李朝隐的推荐,周麟终于找到了几家愿意投资的影业公司。只是,因为很难卖钱,公司都不太大,凑钱过程也说得上是一波三折。

    何修懿知道,影业公司撤资或者不继续出资,都并不罕见。这会儿,投资人之一的“徐总”不大高兴,制片周麟亦步亦趋溜须拍马……也正常。

    私人会所又是十分中式,青瓦红墙,院子里有天井,走廊墙壁上有大红宫灯,吊顶金碧辉煌,古韵浓烈。

    而他们被带进的接待厅也是同样一套装修风格,屋子一面立着屏风,里侧墙壁则是一整面墙的仙鹤图,红木家具雕工精巧,黄色的光晕从屋顶宫灯轻轻流泻而下。

    周麟还有监制分坐在徐总的两边,而后是其他陪同人员、左然等演员,何修懿最没有地位,被扔在了靠门口的那张椅子上。

    徐总喜欢野味。很快,金钱龟、焖蛇、老虎斑、东青斑等菜便一道道地上桌了。

    周麟又笑:“这家会所有个酒窖,徐总,等会儿您尝尝,不一般哪。酒是从法国、美国等等国家好几十个酒庄运送过来的,最贵的50万一瓶。会所角落里有个品酒室,吃完饭我们去看看?”

    徐总果然流露出了兴趣:“哦?好,吃完饭去看看。”

    周麟大笑着道:“徐总果然喜欢美酒,来来来,都满上,大家先来碰碰杯吧。”

    漂亮的服务生为众人斟上酒,何修懿稍微抿了两三口,屁-股都还没来得及坐热,便听见周麟对自己说道:“修懿,你赶紧来给徐总敬杯酒,求徐总以后照顾你一下。”

    何修懿:“……”

    周麟其实是胸有成竹的。这个剧组李朝隐的牌儿最大,而且中国电影一般是导演中心制,制片人最重要的活儿就是找投资,因此,虽然他对李朝隐把事情弄成这样怨气颇多,却也从来没有想过与李朝隐硬对着干——团队中两个老大合不来,绝对是成功最大的阻碍。既然李朝隐要护着他的演员,那就让他护吧。不过,何修懿与柳扬庭不一样。何修懿只是个裸替而已,待上五天就走,根本无足轻重,等他离组便没人记得了。替身替身,就是什么都要替的,替喝点酒,大概也在情理当中。裸替这个职业,被人摸是常事——并非所有演对手戏的男演员都是正人君子,趁机揩油、动手动脚的大有人在,甚至很常见。戏内光着身子都经常被人摸,戏外穿着衣服怎么就不让了?裸替因为与明星长得像,又较“随便”,经常参加一些饭局,陪酒、陪-睡全都不足为奇。周麟还没见过什么戏内随便摸、戏外不能摸的贞烈男女呢。而且,这个职业的人为了“梦想”全都拼了,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个人的,何修懿六年前是混得还可以,不过现在也已经彻底“沦落”了,他曾有过未来,应该更加患得患失。只是……一般老板就是喜欢明星,虽然何修懿比柳扬庭还漂亮,徐总也不一定真的能看上他,只能尽量试一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