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瞌睡偏偏来枕头

高楼大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九妖不以为意,径自来到一面不知什么铸成的锣鼓旁,咚咚咚敲了三声,便带着秦浩轩进了宫殿,找了座位,坐下了。

    宫殿内的设置很类似凡间县官审案的大厅,主位之上有长桌座椅,只是在长桌两侧分列了四张座椅而已。

    “仙桃会都开了七八年了咱们才来,这负责登记来客的弟子,早不知去哪了,不过传音锣一敲,便是他在无尽海,也能唤回来。”九妖解释的说道。

    负责登记仙桃会来客的弟子并没有去无尽海,却也是在半个时辰后才赶了过来。

    那是个年轻的弟子,名唤时英,身长七尺,看起来十分瘦削,蓝色的道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他五官很是清俊,尤其是一双眼睛格外大,忽闪忽闪的,似乎发着光。

    只是时英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甚至没拿正眼去看在大厅中坐着的人,只气冲冲的来到桌子旁,坐下,取玉,铺开,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的完成,才抬起了头,微皱着眉头:“仙桃会这都开了多少年了你们才来,来干什么啊?”

    九妖笑眯眯的凑上前:“这不是有事耽误了,不然早就来了”

    时英瞥了九妖一眼,又瞥了一眼秦浩轩,爱答不理的的问:“名字。”

    “秦浩轩。”

    时英即将落笔的手顿了顿:“秦浩轩?”

    “对。”

    时英眼睛睁大了一些:“太初教的秦浩轩?”

    “对。”

    时英抬眸,直直的看着秦浩轩,再次问道:“被普光阁灭了的那个太初教?”

    九妖闻言,抬眼瞄了一下秦浩轩,发现他脸色有点不高兴了。

    秦浩轩淡淡的看了时英一眼,吐出一个字:“对。”

    “真的是你啊,秦浩轩?”时英很是稀奇的打量着秦浩轩,“我倒是听过你的名头。”

    秦浩轩无语的看着这个小修士,问的都这么详细了,怎么可能没听过我名字?

    时英打量完秦浩轩后,颇为可惜的摇头叹气,道:“虽然你现在风头正猛,但是我估计你的仙道是走不了多远的。”

    这种评价秦浩轩倒是很少听到,当下略带好奇的问:“为什么?”

    时英望着秦浩轩,下了他对秦浩轩的定论:“因为你太傲慢,自视太高。”

    “你怎么知道的?”九妖看了看秦浩轩,又去看时英,心里暗暗纳闷,虽然秦浩轩这个家伙手狠心黑,但傲慢却是从哪里说起呢?

    时英慢条斯理的说:“如果你不傲慢,会来的这么晚?这可是瑶池阁召开的仙桃大会,谁不是争着抢着来的,就你最特别,开了七年了才来。”

    秦浩轩听了这话,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若非得知慕容超来了此处,别说晚了七年,就算错过了,他也没什么太在乎的。

    “师兄,不都说了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吗?”九妖打着哈哈道。

    时英耸了耸肩:“无所谓了,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我们瑶池阁的仙桃会,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看着正埋头为秦浩轩刻画身份玉简的时英,九妖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身旁的秦浩轩,出乎他意料的是,秦浩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也没有要杀人的冲动,相反非常的淡然,根本没有将时英的话放在心上。

    因为对秦浩轩而言没有必要。

    仙桃会有没有他无所谓,同样的,他秦浩轩参不参加这个仙桃会也无所谓,若非慕容超在,他也不会来。

    “给,这是你的身份牌,收好了别丢了。”时英将手里刻画完成的玉简递给秦浩轩,接着道,“里面规划了你能去的地方跟不能去的地方,若是你自己走错出了什么问题,就认栽吧。”

    秦浩轩接过玉简,入手温润,探出一抹神识查看,发现这玉简将整个瑶池阁大体的范围都划定了,虽然自己能够去的地方相比较整个瑶池阁而言很小,但活动的范围其实已经很大了,甚至比一般的万载大教都要大。

    “无上大教果然无法与古教相提并论……”

    秦浩轩曾经在荒古宗生活过,当时已经觉得荒古宗作为无上大教已然非常震撼,但此刻才明白,无上大教比之古教,犹如长河比之海洋。

    神识即将撤离玉简的时候,秦浩轩看到了一段非常奇怪的场景:“那是国家吗?凡人的国家?”

    在瑶池阁北面一片非常广袤的地界上,竟然有一个完整的国家以及无数的普通人。

    放眼整个天下,虽然修士地位超然,视凡人为蝼蚁,但因为人数并不多,他们的教派以及活动的地点从来都是设立在凡世的国度之中,分界分明,而无上大教实力雄厚,可以独自划一片地域,远离凡人。

    但将一个国家收拢在自己势力范围内的,秦浩轩却是第一次见到。

    时英望着秦浩轩的眼神犹如望着一个土包子,他道:“大惊小怪的,这有何惊奇?仙凡体悟四个字认得吗?想要明白仙是什么,必须深入凡间,先明白什么叫仙凡有别……”

    看着侃侃而谈的时英,秦浩轩勾了勾唇角,暗道:“原来各大教派派弟子入红尘历练的根源在这啊。”

    不过古教不愧是古教,不仅底蕴超乎寻常的深厚,连教派内部的配置都如此的齐全,入红尘甚至不用出教派,在自己家里就能把这个试炼完成。

    看着长篇大论的畅谈仙凡之别的时英,秦浩轩笑眯眯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提出了一个问题:“在古教之中的凡人,还算是真正的凡人吗?”

    时英愣住了,半晌没有说话。

    秦浩轩也没指望这个小修士能有答案,拿着手里的玉简,转身离开了这座宫殿,朝三水桥走了过去,九妖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他的身后。

    玉简之中写着,秦浩轩的住所在西南方的敛华阁,而要走到敛华阁,需穿越一座种满七叶红莲的湖泊。

    正是盛夏的时节,湖泊内碧绿的莲叶千千万,一眼望去没有尽头,七叶红莲开的正盛,有华光点点从中溢出,荷香满园,舒爽宜人。

    数条蜿蜒的小路用雨花石铺就,圆润光滑,秦浩轩迈步其上,细细观赏这湖中的莲花,而就在他走上小路不久,对面便迎来了一行人,秦浩轩只看了一眼,眼睛便微微眯了起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妙龄少女,一身鹅黄色的轻衫,体态轻柔,肤色白嫩,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比湖水更加清润有神的眼睛,她脚步轻灵的踏在雨花石上,红嫩的嘴唇含着清浅戏谑的笑意,一点点靠近了过来。

    秦浩轩注视着的却不是她,而是这个少女身后的三个修士。

    那三个修士穿着同样的道袍,头发高高束起,各个是容颜清俊,一派温润的君子风范,正对那少女讨好的说着什么。

    “普光阁的人。”

    秦浩轩轻声说道,他长身玉立,黑色的长袍在湖边微风的作用下轻轻晃动,身姿挺拔,五官如刀斧削刻成,深邃而刚毅,而当他不说话沉默了下来,似乎满湖的莲花都在微微颤抖。

    望着走来的四个人,秦浩轩眼角带出了几分冷意。

    两行人所走正是相隔不远的两条湖上小路,那少女注意到了秦浩轩的目光,左眉微微一挑,张扬而傲慢,而她身后跟着的三个人却似根本没有看到秦浩轩,完全将秦浩轩当成了一团空气,目不斜视的擦肩而过。

    “这有点意思啊。”秦浩轩摸了摸下巴,笑了。

    以前普光阁弟子与秦浩轩相遇的时候,不管打不打得过,他们都是冲上来打的,等着被秦浩轩杀了几十次后,这都学精了啊,装作没看见?

    有点不好办了,该怎么解决他们呢?眼睁睁看着普光阁的人从眼前走了却不能动手,实在不是我的作风……

    看着那三个错身而过的普光阁弟子,秦浩轩思量着,杀是一定要杀的,但现在毕竟是在古教的地盘上,若是自己主动挑事总是不好的,可现在对方也不出头了,寻个什么由头才能杀了那几个人呢?

    “刚刚过去的那三个家伙,看你眼神好像不太对啊。”九妖慢吞吞的说道,“你们这是,有什么过节?”

    秦浩轩登时笑了,他瞥了一眼九妖,顺着它的话说道:“那是我的手下败将,当年我一人挑他们整个教派都无人敢应战,如乌龟一般缩在教派中不敢出来,现在普光阁被我打怕了,门下的弟子更是见到我都夹着尾巴走,生怕我出手杀了他们。”

    这番话不可谓不犀利狠毒。

    秦浩轩声音不高,但一字一句都清清楚楚的落到了对面小路上的四人耳中。

    身穿鹅黄色衣袍的少女,渐渐放缓了脚步,微微转头,好奇的看了秦浩轩一眼。

    普光阁三个弟子中年纪最小最冲动的李如熙猛地停下脚步,他俊秀的容颜上满是怒火,刚要转头说话,却被身旁的两个师兄按住了胳膊,拉着继续往前走,只当听不到秦浩轩的话。

    李如熙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冷冷的对秦浩轩轻哼了一声,算是当做反击。

    “哎哎哎,你听见了没?他们哼你了!”九妖十分精准的抓住了李如熙不满的冷哼声,仰头对秦浩轩道。

    秦浩轩听着这话,淡淡的看了九妖一眼,这妖兽平时虽然也嚣张,但没这么挑拨过自己,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不过,不论九妖有什么想法,它的这番话,却着实的令秦浩轩非常满意,眼下正愁找不到寻衅的机会,它给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