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莫莫无闻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等等,”王小明捂着脑袋,“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无数种无可能性,一个人能同时拥有无数种未来,我们管这叫平行世界,这个没问题吧?”

    林宿好奇地眨巴眼睛看他。

    “也就是说,我做出的任何一种不同的选择,都会产生不同的结果,”王小明渐渐理清了头绪,语速也快了起来,“那么我能避开一些事情,这很正常,这算不上什么。”

    “当然,”林宿点头,“你说的也确实很有道理,这些可能性也都是存在的,但是……”

    林宿指了指自己:“你可能忘了一件事,命运神专业学的是什么。”

    王小明一愣。

    “命运神专业里其中有一课,就是平行世界的管理运营,”林宿说,“虽然我没去蹭过他们的课听,但我从别的学生那儿听过一些大概,简单来说,所有的可能性,都是在命运神的掌控范围内的,懂我意思吗?”

    王小明:“……”

    王小明觉得有什么事正在逐渐脱离他的掌控。

    “简单来说,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会是……突如其来,毫无逻辑规律可循的,一个人的生长环境,性格,决定了他的抉择模式,包括思维模式,”林宿煞有其事地道,“所以按照统计学来说,你的所有选择,在了解你这个人的前提下,是可控的。”

    王小明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你只要知道,你的所有未来,无论有上千上万种,都是在命运神的可控范围内的就行了,”林宿不想解释太复杂,摆摆手,“而我刚才简单提到的那些,都是早已定好的,当然也包涵了可变的因素在内,但没有一种结果真实地发生在你身上。”

    林宿凑近王小明,压低声音:“你懂我意思吗?你避开了所有的幸运,当然也避开了所有的灾祸,而你避开这些的时候,是不受命运本身控制的,你就像是……在那一瞬间跳出了我们的可控范围,自行改变了即将发生的未来。”

    王小明:“……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理解不了。”

    林宿皱眉:“你不是理解不了,你是不想理解。”

    “我要理解什么?”王小明不怒反笑,“理解我这辈子注定平凡?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超出平凡范围,就会被自动修正?而且还是我自己修正的?就为了让我自己一辈子在平凡普通的路上走下去?”

    林宿抿了抿唇,点了点头。

    王小明捂住脑袋,好半天没有说话。

    “你让我一个人静静。”过了许久,王小明低哑地开口,“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第7章 07.怎么肥事

    虽然五百年没有任何业绩已经让林宿知道了“平凡”有多么的不受欢迎,不被喜欢,但面对王小明那一瞬间黯淡的眼睛,疲惫的让他离开的声音,他还是感觉有点受伤。

    直面现实的感觉不太好受,林宿有点后悔,也许自己不该来找王小明。也许让注定平凡的人开心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始终觉得自己并不平凡。

    林宿在学校的屋顶上站着,夜风将他的头发吹起来,露出温柔的轮廓,他的眼神里透着一点寂寞,遥遥望着王小明的宿舍窗口,他的视力极好,能看到属于王小明的那张桌子上还亮着小小的台灯。

    王小明还在努力复习,他的人生还很长,还有许多的梦想没有实现。

    也许,是自己做错了?

    林宿皱了皱眉,身影在夜风里渐渐透明,随即消失,仿佛他从来没有在人界出现过。

    王小明台灯的灯泡突然烧掉了,小小的书桌陷入一片漆黑,他顿了顿,将手里的笔轻轻放了下来。

    他转头朝窗外看去,隐隐觉得刚才似乎有谁一直在看着他。

    也许是林宿,也许不是,或许只是他的错觉。

    他慢吞吞地起身,洗漱一番之后爬上床,可是辗转反侧许久后他都毫无睡意。

    他的脑子里无法控制地一直反复播放着一句话:就这样了,王小明,你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没有什么是比剥夺了一个人的希望,甚至是假想更难受的事了。

    林宿回到了神界,他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内,欠了两百年的房租催款单就塞在他门口的信箱里,已经塞了厚厚一叠,从信箱里满溢了出来。

    林宿抹了把脸,打开门进了屋——出租屋很小,只有一张床,一张茶几,还有一些放在窗口下方的绿植。

    一段时间没回来,绿植依然长得很茂盛,在充足的阳光下带着绿莹莹的光。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心情舒畅。

    神界灵气充沛,长得好的绿植甚至有可能成精,进而幻化出人形,林宿这些绿植已经养了近千年,十几盆大大小小的绿植中,到现在也只有一株堪堪能与他简单地对话而已。

    他给那盆绿植取了个名字,叫林阿秀。

    阿秀是个女孩子,声音脆脆的,不是很聪明。她要学习领会的事还太多,天真烂漫的模样总能逗林宿开心。

    阿秀察觉到林宿回来,开心地抖动起宽大的绿叶:“哥哥!”

    “我回来啦。”林宿拿过小巧的洒水壶,挨个给绿植们浇上水,又拿过帕子,一点点给绿植的叶子抹掉灰尘。

    “这次怎么这么久?”阿秀道,“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嗯……”林宿不知道从何说起,就算说了,阿秀也听不懂,他转开话题,“这段时间都是谁来照顾你们的?”

    “是辛哥哥!”阿秀开心地道,“没事的时候他每天都来,有事的时候隔两三天来一次。”

    “是嘛。”林宿笑了笑,摸了摸阿秀的绿叶,逗得阿秀咯咯咯地笑起来,“还以为他懒得来呢。”

    “辛哥哥每次来都会跟我聊好多。”阿秀道,“就是他总穿一身黑衣,看起来阴沉沉的。”

    寒辛和林宿同届,关系一直很好,只是寒辛是衰神专业,所以总是一身黑衣,不苟言笑,看起来有些不好靠近。但其实他人很好,心肠很软,林宿一直不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为什么要进衰神专业。

    寒辛和衰神专业那些喜欢看别人倒霉的学生不一样,他是很善良的神。

    林宿跟阿秀聊了一会儿,又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换了身衣服出了门——虽然他所有的衣服其实都长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