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莫莫无闻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宿小声道:“说复杂了你也不懂,简单说……这里是我的办公间。”

    “办公间?”王小明轻手轻脚往前走了两步,这地方一片雪白,没有一点花花草草,连黑色都没有,就是一片纯洁无暇的雪白。一片空茫的雪白里,有一扇白色的窗户,但是看不到外头的景象,感觉朦朦胧胧,似乎被什么遮挡了,窗户下摆了一张大书桌,很大,感觉可以躺十个王小明上去,书桌后头是非常大的书架,高耸入云,看不到顶。

    说是办公间,除了一扇窗,这里就没有别的出入口了:没有门,也没有粱,更没有天花板。

    抬头往上看,依然是一片白茫茫,前后左右也是一片白茫茫,看不出界限在哪里,唯一的窗户就像是凭空漂浮在半空中的一样。

    “人类是去不了神界的,这只是一个克-隆的虚幻空间,”林宿解释,“不是真实存在的地方。”

    王小明不是很明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林宿摆摆手:“这个不重要,你来看这个。”

    林宿走到书桌边,抬手打了个响指,书架上自动飘下一沓资料来,那些资料挨个自动在王小明眼前一溜排开,像排排坐一样,在这些资料里王小明甚至能看到自己从小到大的生长轨迹。

    如果不是知道面前这个人是平凡神的话,他大概要以为自己碰上了阎王爷,而眼前的则是自己的生死簿。

    第6章 06.注定平凡

    王小明的一生,包括他的家庭都无比普通,没什么可稀奇可琢磨的,草草几页资料上写来写去也就是那么几样——什么时候出生,什么时候会说话,什么时候会走路,什么时候会跑了,什么时候能自己吃饭,什么时候上的幼稚园,什么时候上的学前班……

    王小明看着这些资料,又看了看林宿:“所以呢?这样的人世界上多得是。”

    “是。”特别的人总是少数,大多数人平凡而普通,林宿赞同地点点头,“但你还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看这里,”林宿手指晃了晃,排排坐的资料里突然自动窜出一页来,像是点名报道一样,自动往前飘了两步,“这是你的初中时期,没有任何叛逆期。”

    王小明莫名其妙。

    “还有这个,这是你高一到现在的资料,依然没有叛逆期。”

    王小明简直要笑出声了:“这能说明什么?”

    “这只是一部分,”林宿看了他一眼,又将他小时候参加过的一些活动,包括运动会,节日庆典,生日,还有商场购物抽奖活动这种事都挨个找了出来,“你从小到大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次类似活动,但从来没有获得过任何奖项,连安慰奖都没有。”

    王小明一脸荒诞地看着林宿:“所以呢?”

    林宿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虽然特别的人是少数,大多数人平凡而普通,但在一生中,总会遇到很多事情,有些事他可能自己都没察觉,自己的遭遇同其他人不同,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渡过了,但其实那是他的劫,有的人劫数大,有的人劫数小,这都是不定的,但你不同。”

    王小明看着他:“你是要说,我什么劫数都没有吗?”

    “不是,”林宿难得严肃下来,手指一挥,那些资料又重新一字排开,围着王小明打转,“是你都避开了。”

    王小明一愣:“什么?”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林宿道,“你两岁的时候,会因为家里突发大火,而家中大人刚好不在而被烧伤,虽然及时被邻居发现,没有生命危险,但手臂和脖子自此会留下烧伤的痕迹。”

    王小明摇头:“胡说,我从来没被烧伤过!”

    林宿点头:“因为被你避过去了,那天你的家人本应该不在家,你的一个远亲却突然上门,他留下照顾你,及时发现了起火的黑烟,在火势未烧起来之前就已经将火扑灭了。”

    王小明:“……”

    林宿继续说:“你五岁的时候,会在学前班与一个同学起争执,你会在争执中被同学用铅笔戳进手背,铅笔芯会断在手背里,自此留下一个去不掉的黑斑。”

    王小明对年幼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手上没有任何所谓的“黑斑”。

    林宿道:“可是这件事也被你避过去了,你跟同学起了争执,在他抬起笔的时候,他的椅子腿突然断了,他摔在了地上。”

    王小明:“……”

    “你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你会在过马路时被出租车碾压,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会骨折。但当天你在过马路之前,那辆出租车被临时起意在路上设立突击检查的交警给拦了下来,查出他酒驾被带走了,当时他的车就停在距离你只有五米远的地方。”

    “还有你上初一的时候,你爷爷大寿,那天的事你还记得吗?”

    王小明呆呆地点了点头。

    “你和你的堂兄妹去蛋糕店领蛋糕,隔壁的银行刚好被打劫了,”林宿说,“这件事你记得吗?”

    “记得,”王小明僵硬道,“我们一开始没注意周围,那家银行关着门,等我们从蛋糕店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警察已经将那伙人抓起来了,我堂妹……还凑热闹想去看,被我拉住了。”

    “可你知道原本这件事应该是怎么样的吗?”林宿摇头,“原本是你一个人去领蛋糕,但你忘了拿票据,于是你中途返回,这一来一去耽误了时间,等你到蛋糕店的时候,碰到的是从警车里逃脱出来的劫匪,他冲着你过来,你躲避不及,被他推开时用刀在胳膊上划了一下。”

    林宿看王小明不说话,接着道:“而现实是,在你出门之后你的堂兄妹刚好来找你,发现你没拿票据,于是拿着票据追上了你,对不对?”

    王小明:“……是。”

    “所以你没有耽误时间,你们顺利地拿到了蛋糕,出店门的时候那伙劫匪才刚被抓到。”

    林宿抱起手臂,看着王小明:“还需要我再继续说吗?”

    王小明皱眉:“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神,”林宿道,“我能看到你原本的命运,这些资料就是你的一生。”

    “我的一生?”王小明看着他,“能看到我以后的命运吗?”

    “这不行,我没有那个权限,我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林宿说,“有权限的是命运神。”

    王小明在原地转了一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消化林宿说的那些话。

    这件事对他来说简直像是天方夜谭,他脑子一团乱,半天都没能理出一个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