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莫莫无闻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林宿蹲在石阶上唉声叹气,一个白衣女人走过来,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发尾微微卷起,显出几分俏皮可爱来。

    她脸上总是带着笑容,整个人气质温和,一靠近她就令人心里温暖不已,似乎什么艰难的事都一定能扛过去,一定没问题。

    这个女人叫安可,和林宿是同级生,当年毕业的时候以幸运神专业年级第一的成绩毕业,现在早就是神当局力捧的女神了。

    “林宿?”安可漫步走来,笑着道,“怎么了?又被校长数落了?”

    神界没人不认识林宿,毕竟是唯一的平凡之神,也是唯一五百年没有业绩,拉低了神学院毕业生平均水平的人,可谓出名出大发了。

    林宿将评估报告塞进衣服里,站了起来:“……嗯。”

    “我听说你只剩下最后一百年的机会了?”安可道,“要不你就放弃吧,重新换个专业,也不过再读几年书的问题,以你当年的入学成绩,很快就能高分毕业的。”

    林宿心里满是后悔,但在女神面前却淡然一笑:“平凡是很可贵的一个专业,能读懂它的人不多,我既然选了,就没有退出的道理。”

    安可捂嘴笑了起来:“你还是老样子。”

    林宿笑了笑:“我先走了。”

    安可出手拦住了他:“你等等,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

    “本来觉得这是让你放弃的机会,已经不打算告诉你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固执,”安可凭空打了个响指,一道金光过后,一份资料出现在她的手中,“既然你还想再试试,那这个就送你吧,希望你能通过考核。”

    “什么东西?”林宿不解地拿过资料,才看了几行字脸色就变了,他的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最后激动得无语伦次,“这,这是,你,你怎么会……”

    “无意中发现的,”安可笑道,“我新负责的人类,他的朋友刚好就是资料里这位王小明,他们俩关系很好,我只是顺手查了一下,却发现可能是你一直要找的人,就给你带来了。”

    安可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伸手在嘴唇前比了个“嘘”的手势:“别告诉其他人啊,万一被算作作弊,你我都惨了。”

    林宿激动地捏着资料点头,恨不能马上就去拥抱这位王小明同学。

    “谢谢,谢谢!”林宿匆忙就走,“下次回来请你吃饭!”

    安可看着一团白光迅速飞远,喊道:“要吃最贵的啊——!”

    “你说了算——!”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篇,日更到完结,感谢支持。

    第2章 02.特别平凡

    林宿根据资料找到王小明的时候,王小明正在学生宿舍复习。

    台灯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还未长开的轮廓上,带着一股小兽般软糯青涩的气息,大概因为这是林宿五百年来找到的第一个命定之人,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孩子可爱,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孩子讨人喜欢,比那些踩着七彩云,闪着金光的幸运儿们好看多了。

    林宿毫无形象地趴在窗户上,脸贴着玻璃看着里头的人,直到对方复习完毕,打了个哈欠,关灯准备上-床休息了,他才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对方脸上撕下来,又低头看了看手里关于王小明的资料。

    王小明,十八岁,高三生。

    他这一辈子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没生过大病,没出过大祸,家里人健康平安,没有遭人讨厌的亲戚,没有其他兄弟姐妹;父母工作普通,不算有钱却也不穷;王小明成绩一般,从幼儿园到现在,从来都是中游水平,上不去也下不来,在班级里存在感极低,老师对他的评语从来只有:“是个温顺听话的孩子。”

    再无其他。

    他的性格也很普通,普通地爱笑,普通地结交朋友;朋友里没有学渣,也没有特别优秀的学霸,没有白富美,也没有高富帅。

    从幼儿园到现在,从来没收过情书,也没有暗恋的人;没有伟大的梦想,也不知道应该考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合适。

    他没有特别的爱好和兴趣,不管和人玩什么都能神奇地保持一半负一半胜的比例,不会特别幸运,也不会特别衰,只是恰到好处的普通,恰到好处的平凡。

    林宿狠狠地亲了两口手里的资料,然后将它小心地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

    他穿过玻璃,轻轻地落在地面上,他看了看桌面上还没收拾的作业和课本,王小明的字也很普通,一笔一划,不歪不扭,能让人看得分明,却也没到写得好的地步。

    他低头看了一会儿,心里涌起仿佛即将“认亲”的感慨和激动,他清了清喉咙,扯起一个自认最温柔得体的笑,然后双脚离地,漂浮到上铺的床沿边上,伸手撩起了蚊帐,手指在王小明额头上点了一下。

    王小明还没睡死过去,感觉有人碰他就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就与林宿对上了视线。

    林宿:“\(^o^)/嗨。”

    王小明:“……”

    王小明看了看林宿,再爬起来往床下看了看,又抬眼看了看林宿,然后晕了过去。

    林宿:“……”

    林宿等了一夜,王小明睁开眼后他再次跟他打招呼:“\(^o^)/早上好啊。”

    王小明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呆呆地看着他,然后低头冲着其他床铺的舍友喊:“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其他人:“谁??”

    林宿道:“你不用问了,他们看不见我的,只有你看得见我。因为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人,诶嘿嘿。”

    林宿捂着嘴,兴奋地笑了起来。

    王小明:“……”

    王小明裹紧了被褥:“有,有变-态。”

    其他人奇怪地看他:“哪里?小明你还没睡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