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一百一十九章 情夜

住家野狼2016-10-14 11:14:13Ctrl+D 收藏本站

    林大牛忍不住这种诱惑,但是他提醒自己不要乘人之危,更何况他一直都把芳芳当成一个干妹妹来看待的。

    默念着不要乘人之危,林大牛好不容易平息了一下胸中的欲焰,他蹲下身准备把她的鞋子脱了。

    可当林大牛握住她的足踝脱掉她的鞋子的时候,对着捧在掌中的这只纤秀,温软肉滑的小脚丫,他的欲望再次膨胀了。

    他不舍的用手摩挲着芳芳的脚掌,玩弄着她那秀气的脚趾,按摩她的脚掌心,就像是爱抚着心爱的玩具一样。芳芳尽管在睡着,似乎也感受到了脚趾传来的麻痒,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大牛吓了一跳,抬头看芳芳依然微闭着眼睛,细长的眉毛似乐似苦的微蹙。他暗暗想道:“这丫头怕痒,该不是根本没有醉吧!”

    正疑惑,芳芳张开了水灵灵由的眼睛,忽然出声道:“大牛哥,我的脚好看么?你不怕我的臭脚丫?”

    看到芳芳似笑非笑挑逗的神情,让林大牛的神经一下子崩溃了,她的眼里满是妩媚,微张着红唇,更是诱惑着林大牛,让他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

    昏黄的台灯下,林大牛像是个疯子一样扑在了她的身上,大嘴沿着她的足踝一路从小腿爬升的时候,芳芳呻吟了一声,突然起身把林大牛的头抱住。

    林大牛顺势把她压倒在床上,把嘴凑到她的颈项上狂吻,最后经过耳珠落在了那两片灼热的朱唇上。两人互相叩开对方的齿门,让两条肉舌激烈吸吮。

    芳芳喘着气,带着酒香的气息令林大牛如痴如醉,他不舍的退出舌头,把她的上身稍微抬起,顺势把手臂垫在她脑后,把她翻侧过来,开始解她的上衣纽扣。

    芳芳默默的看着林大牛,主动的抬胳膊让他把自己的外衣甩离。衣衫弗一退去便露出她上身晶莹剔透的肌肤。

    林大牛手忙脚乱的将她的黑色蕾丝胸罩扯掉,顿时芳芳傲人的双峰便弹露出来。林大牛迫不及待的伸手握住一只柔软的左乳,而嘴却凑在她的右乳上,把那颗粉红的樱桃含在了嘴里,用舌头吮吸,牙齿轻轻的啮咬。

    芳芳夹杂着痛苦和快乐的声音响起来,她微微闭着眼睛,双手搂在林大牛的脖子上,腿也蜷缩起来,身体微微的颤抖。

    这一夜,林大牛总归是没有失去最后的理智,在最后的关头终于控制住了自己。但是芳芳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竟然施展出浴室里陪客小姐的招数,轻轻地握住了他的巨大,帮他开始了一上一下的动作……

    人生,或许总是由一幕幕巧合组成的,自认识芳芳的那一天起,林大牛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她发生这样的关系,他一直把她当成妹妹来看的……

    但事已至此,两人也只好把这件事情隐藏在心底,或许在某个日子,激情的火花会再次的点燃。

    天亮以后,林大牛把芳芳送出了旅店。吃了早饭,他从银行里取了5万元给芳芳,让她把钱先寄回家里。芳芳看到钱,只是默默的收着,“大牛哥,这钱算我借你的,等我赚到钱,肯定会还给你的。”

    “没事,我现在不等着用。”林大牛笑了笑,道:“走吧,我陪你一起寄钱去。”芳芳点了点头,道:“我们去邮政储蓄所。”

    半个小时后,芳芳拿着汇款单回到了林大牛的身边。“打个电话吧。”林大牛摸出手机,芳芳点了点头接过手机打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的妹妹。芳芳问了一下家里的状况,再告诉她自己寄钱回家了,最后让她小心点,别一下子取出那么多钱,以免引起别人的窥伺。

    挂掉电话的时候,芳芳已经泪流满面,这个往日里坚强的女孩,面对着生活的艰辛以及妹妹的关心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林大牛掏出面巾纸踢踏擦掉眼泪,安慰了一下,这才带着她离开储蓄所。回到她的出租屋,林大牛跟她商议了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芳芳叹了口气,道:“浴场那边已经辞掉了工作,没法再去上班了,我明天去人才市场看一下,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林大牛沉吟了一下,道:“我现在要弄度假村,要不你跟我去看看,我给你安排一份工作,怎样?”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啊。”芳芳红着脸低下了头,有些迟疑的说道:“经过这次的事情,我不想再做浴场里面的活了。”

    “小傻瓜,我可没说让你在重操旧业。”林大牛看附近的人不多,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说道:“我这边暂时缺一个管理财务的,我看你蛮聪明的,你先干着吧。”

    “可是我不懂啊。”芳芳有些急了,忙道:“再说了,我也不懂算账,而且你不怕我手脚不干净吗?万一偷了你的钱咋办?”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林大牛呵呵笑了笑,说:“走吧,大哥信任你。”好说歹说,芳芳才算是答应下来。

    接下来花费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林大牛和芳芳两人一起回到住处收拾东西,之后和房东结算了一下房租,两人乘坐出租车向镇上进发。

    一路无语,到了镇上的时候,那出租车司机一听说是要进入村里,便有些不乐意,“朋友,你看这路上都是石子,我的车不好进啊。”

    “那算了,我叫三轮摩的车。”林大牛再加价20元之后司机还不同意,他索性带着芳芳下车。两人走到出租摩的的地方,立即便有几个人上来搭讪。

    这几个人大都是镇上的人,林大牛也不认识,和其中一个聊了几句,旁边走过来一个中年人。

    大牛一看挺巧,是村里的人,名叫何厚远,今年快40了还是一个光棍,家搬到镇上之后就做起了摩的的生意,每天也能赚个几十块钱够糊口的。

    毕竟是同村,林大牛看他的意思是想亲自送他,也就想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大家都是送客人的,何不让他来赚这个钱呢。

    刚和何厚远说好价格,旁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哥,你咋回来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