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一百一十八章 自甘堕落的妹子

住家野狼2016-10-14 11:13:48Ctrl+D 收藏本站

    一连三天匆匆过去,林大牛账号里的现金去掉了8成,不过建造度假村所用的材料却只买到了一半,无奈之下他只好找陈媚帮忙。

    在说出自己的现状之后,陈媚主动帮忙,联系到了一个XX银行的行长。当年这个女人是在她的帮助下,从一个小职员升到了现今的位置,所以虽然现在陈媚不是那么得势了,依旧当成自己最大的恩人来看待。

    有她的帮助,林大牛以最低的利息贷到了300万,约定的时间是半年之后还清。拿到了这笔钱,林大牛又迅速的投入到了建设度假村的工作中……

    如此半个月过去之后,到了8月底,一切准备工作完工,只差寻找到一个合适的有经验的建筑队来才承包工程就行,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在陈媚的帮助下,林大牛在8月28号约见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经过一系列的考察后,双方开始了谈判。当天下午双方签订了合同,在29号就可以动工。

    晚上林大牛送走陈媚之后,张回来和那商人一起去了一个高档的风月场合happy了一下,直到12点的时候才把他送走。

    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林大牛已经没法再回村子。想想有段时间没联系的芳芳,便去了浴场找她。

    去了浴场,找来服务员问了一下,林大牛发现芳芳已经辞职了,时间就在一个礼拜前。

    原本是要给芳芳一个惊喜的,但现在伊人已经离开这里,林大牛在呆了一下之后,连忙摸出手机按着记忆,拨通了芳芳的电话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放下电话,林大牛问那个服务员,“你知道芳芳现在住在哪儿吗?有没有搬家?怎么才能联系她?”

    “我不知道耶,不过我听说她住在市府巷,你问问刘组长吧,她可能知道。”服务员摇了摇头,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女人。

    林大牛看到那人,上前问了一下,结果那人说芳芳并没有说明确的辞职理由,他们这里并不会限制按摩技师的自由,只要提前写了辞职报告就可以。

    摇了摇头暗想芳芳怎么会辞职呢?不过还是决定先到她新居看看,如果人不在那就没有办法了。

    出来浴室,林大牛坐车向去过一次的芳芳家奔去。因为当初是他帮芳芳在房屋中介所找的房子,也来过一次,所以没花几分钟就来到了地方。

    付了车钱上前准备拍门的时候,听到了里面的窃窃私语声,“美女,你不脱衣服,我怎么搞?”

    “这是我的第一次,你先把5000元给我。”紧接着传来了芳芳的声音,林大牛听得一阵发呆,不用想便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来,这是2000,完事了再给你剩下的。”那男人猥琐的笑着,紧接着便传来想要动手的声音。

    想到关心他的芳芳就要被XXOO,林大牛气血上涌猛地推门。这门被反锁着,他用力推了几下也不为所动。

    “开门,开门,芳芳,开门。”他使劲的砸门大叫着,试图惊醒里面的两人。里面的声音噶然而止,紧接着便传来芳芳的声音,“谁啊?”

    “我是林大牛,芳芳,快点给我开门。”林大牛慌乱之下,说话的语气也是命令式的。再接着,他就听到了有人下楼的声音。

    半分钟后,门开了,露出了一个男人猥琐的嘴脸,“芳芳不在,有事改天再来。”他冷冷的说完便想要关门,林大牛一拳砸过去,正中他的脸蛋。

    哎哟一声,他惨叫一下捂住了脸。

    “你***给我滚!”

    林大牛狠狠踢了一脚,那人倒在地上,再看向他时,已经被他冷酷的眼神给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在看到芳芳的时候,林大牛气的浑身发抖,眼前的芳芳,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和清纯。今天她穿着一身淡蓝色的长裙,胸口开得很低,以林大牛高度,完全可以看得到内里的风光,浓妆艳抹,打扮的和街边的流莺差不多,活生生的就是一个现实版的站街妓女。

    “芳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大牛一字一顿的问着,脸上的肌肉也因为气愤而紧绷。

    “哈……你是我什么人?能管得了我吗?”芳芳的眼神和笑声实在是有够放浪,但林大牛却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到她掩盖在内心深处的无奈和愤慨。

    林大牛被这句话呛得不知该怎样回答,气氛一时间沉寂下来。

    “芳芳,你变了。”

    沉默了良久,林大牛才蹦出这三个字。

    “是人都会变得,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我用肉体来换取金钱,也没有什么不对。”

    芳芳走上前来,用纸巾擦了擦他微黑的脸蛋,“看你热的,不知道对着风扇扇扇吗?”她一边用充满了关切的话语责备,一边挺了挺小蛮腰,硕大的胸部不着痕迹的擦在了林大牛的手臂上。

    火热,娇嫩,充满弹性……这三种感觉一下涌进林大牛的脑海里,他感到浑身燥热,吞了吞口水,他偷偷的望向芳芳,顿时,差点就要忍不住大发兽欲。

    芳芳衣衫之内那白皙剔透的晶莹肤色,就像是烈火一般,把他这棵干柴烧了起来。喉咙一阵发热,林大牛有些发慌,又有些气愤,偏偏肾上腺激素在疯狂分泌。

    他转过脸来,虽然知道她说的是谬论,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反驳她。

    芳芳吃吃一笑,将手中的纸巾扔掉,后退了一步道:“大牛哥,若是你喜欢我的话,给我5000,我也会把第一次交给你。”

    这一次,林大牛是彻底愤怒了,上前一步,啪的一下打在了她的脸上。手掌收回来的时候,芳芳的脸已经多了一道痕印。

    “芳芳,你为什么要自甘堕落?”林大牛气的将手里的衣服仍在地上,大骂道:“难道以你的能力,不能养活自己吗?为什么要做一个下贱的靠肉体生存的女人?”

    看芳芳只是冷笑着,林大牛上前来握住她的肩膀,激烈的摇晃着,“你说啊!回答我。”芳芳任凭他猛烈摇晃,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泪水在无声的滑落,芳芳紧咬嘴唇,试图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那心里的心酸在林大牛面前,却忍不住的想要释放。

    林大牛慢慢的放开她,一字一顿道:“收拾东西,跟我走。”

    芳芳擦了擦眼泪,低头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你就当没认识过我好了。”

    “你?”

    林大牛气的浑身发抖,真想冲上前狠狠的再给她两巴掌。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芳芳自甘堕落,他不能看着纯洁的她落入淤泥中。

    眼下他不知道芳芳到底为什么要出卖肉体,他只能温言劝说:“跟我走吧,芳芳,我会照顾你的。”

    “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

    芳芳哈哈大笑着,眼角已经再一次湿润。

    “你醒醒吧!”

    林大牛又是一巴掌过去,将芳芳打倒在床。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林大牛叫道:“这是5000元钱,你跟我走,我要你的第一次。”

    桔黄色的灯光将整个院子照的很是浪漫,夜深了万籁俱静,芳芳定定的看着林大牛,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大牛竟然会这样。

    他扔出来的一沓钱,就堆积在她的身边,红红绿绿的诱人极了。在她的印象里,还不曾对林大牛有过这方面的认识。

    “不要发呆了,跟我走。”林大牛冷冷的说着,仿佛不带丝毫感情一般。芳芳凄然一笑,站起身来,将那一沓钱收好,接着从地上捡起那一袋子衣服。

    林大牛冷冷的看着她,突然一大片晶莹如玉的肌肤跃入眼帘,那里的肌肤丰润白皙,连锁骨的突起也是秀气的惊人,在粉色的低胸连衣裙内,那突兀的胸乳的弧度和那道深深的乳沟,令林大牛差点眩晕。

    芳芳竟然当着他的面,脱下了连衣裙。这一刻,林大牛终于看清楚了芳芳的裸体是多么的美丽:臀部是夸张的曲线,小腹平坦却充满了力感,小腿曲线玲珑浮凸,脚趾圆润调皮,充满着圣洁的气息。

    林大牛定定的看着他,喉咙一阵发紧,偷偷的咽了一口唾沫,只见芳芳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买来的一身新衣服,剪掉商标牌子穿在了身上。

    “走吧。”面前伸来一双细嫩的手,手指如玉葱一般纤长,涂了豆蔻一样的红指甲,看起来别具诱惑色彩。

    她的手指轻轻的触到林大牛的身体,令林大牛内心一阵的悸动。林大牛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她冲着林大牛露齿一笑,整齐的雪白牙齿仿佛珍珠晶莹,她的嘴角展现一缕顽皮的笑容:“怎么了?我的手都不敢碰?”

    满天的星星是黑夜的眼睛,它们注视着人间的百态,俯视着世间的炎凉。晚上1点半,林大牛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繁星,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心里面不知是喜是忧。

    就在林大牛带着芳芳离开小屋之后,他们两人一起去了酒店里。一席饭,两人喝了差不多一箱子啤酒。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喝醉了的芳芳把真相告诉了林大牛:原本她在浴场做得好好的,可是因为家里经济窘迫,父亲重病在床,一个妹妹也在求学,老妈也因为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而死去,她走投无路才被迫辞职,再之后,她在网上发了帖子,认识了那个林大牛遇到的猥琐男。

    聊了一次之后,她就以5000元的价格出卖了自己的肉体。幸好林大牛及时赶到,要不然,芳芳必定会走上一条自毁的路。

    梦想是美好的,可现实往往很残酷。芳芳如此,林大牛何尝不是如此?叹了口气,林大牛转过身体,从落地窗户前返回身走到芳芳身边。

    醉酒后的芳芳依然是那么的漂亮,迷人。林大牛喊来服务员结账,接着把她抱起来走出了包间。

    夜已深,林大牛只能把她送去一家旅店里。进入房间里把她放在床上后,他开灯仔细的打量着她。

    她斜斜的侧卧在床上,乌黑的秀发披散开来,遮住了她的半边绯红的脸颊,鲜红欲滴的樱唇,在不停的梦呓着什么,玲珑的身躯在床上勾勒起一条起伏有致的曲线,细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尤其惹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