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一百一十章 熟女的纠缠

住家野狼2016-10-14 11:10:24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消息的时候,林大牛就楞了一下,心想张少宝果然出事了,一般来说,以他们家的实力来说,大部分的事情绝对能够解决,但若是让陈媚也惊慌失措,怕是真的出了大事。

    按照那个号码拨打了电话过去,足足过了差不多半分钟才有人接,“喂,是大牛吧?”电话那端传来了陈媚的声音,不过能明显的听出来,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憔悴,还有股沙哑的味道。

    从声音里林大牛确定果真是出了事情,把视线从电脑上移开,问道:“是我,媚姨,我刚才外地回来,出了什么事?”

    陈媚的声音带着些粗喘,镇定了一下心神,回答道:“少宝犯事了,酒后和几个朋友打死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的势力也不简单,是本市黑道大哥级人物的侄子。”

    听陈媚讲解完毕,林大牛总算是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三天前张少宝和朋友在KTV唱歌,喝多了非得玩游戏,输了的人要到对面的包厢里大喊其实我真的很漂亮。

    结果游戏结束的时候,一个动女孩子输了,按照游戏规则她跑到了对面的包厢里大喊了一句,正好对面的人也不是简单人物,于是便爆发了一场纠纷当场打了起来。

    一阵混乱的打斗之后,张少宝被其中一人用酒瓶砸中额头,恼怒之下,他立即抄起一把匕首,将对方的主事人捅了三刀。

    那人挨了三刀当场倒下,看出事情了,张少宝吓呆了,但随即便和友人逃离了现场。在送往医院的途中,那个挨刀的男子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亡。

    事情发生后,张少宝就跑回了家,几分钟后就接到派出所内部人士的电话,让他赶快跑路,因为死去的人是本市黑虎帮老大的侄子,而且还是隔壁城市黑道的大哥级人物。

    这次死者是从外地过来给叔叔祝寿,晚上跟友人在KTV谈生意,原本明天去回去的,但是却出了这档事。

    接到电话后,张少宝吓得当场跑路。但是半个小时后,黑虎帮就来人过来抓人,因为张少宝离开了,所以就放出话来,如果三天内张少宝不出面谈判,就要灭了张家的所有人。

    张强听闻这件事情,立即从外地赶回来,在和黑虎帮的人交涉之后,对方一意孤行,坚持要张少宝出来一命陪一命。

    黑道上有黑道的规矩,死者所在的帮派也在昨天派了100死士赶到这里,并且和黑虎帮的人一起调查这件事情,如果张家不给个交代的话,张强的副市长位置也没得做。

    张强虽然很气愤,但是这件事情牵涉到两大黑道帮派,他也没得选择,现在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林大牛也沉默了,两大帮派中的黑虎帮他也听说过,据说帮众有上千人,能力更是辐射到白道的很多产业,但一直都遵循着道上的原则,没有犯什么事情。

    这次的事情,他也完全是无能无力,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张少宝跑路了,而对方也指名要他一命换一命……

    现在看来不管是谁强出头,都不可能有好结果的。除非能把对方一网打尽,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张强还没有那么大能量。

    “媚姨,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沉默了一阵,林大诺道:“少宝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们和他有没有保持联系了?”

    “他在南方的一个城市,下午3点多的时候还有联系,他听到风声,现在也不敢来家里。”叹了口气,陈媚道:“他爸这两天急得嘴角都肿了,对方的势力太强了,我们惹不起啊。”本书转载zZzcn文学网www.1.

    “如果死掉的是一个小头目都好解决,可是,却是黑虎帮老大的亲侄子,人家本身在隔壁城市的实力也很强,我们跟人家也不是同一个档次上的。”

    “哎,好的,我了解了,我再想想办法吧。”陈媚叹了口气,又跟林大牛聊了几句才挂掉电话。

    通话刚刚结束,房间的大门打开来,围着围裙的李雪走了进来,“大牛,吃饭了。”

    林大牛点了点头,笑道:“好的,我马上就过去。”说着关掉了电脑,他和李雪一起出了房间。

    吃饭的时候,林大牛的态度有些感伤,李雪和李玉莲母女两人也看出来他心情的变化。一番追问之后,大牛把张少宝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少宝,哎,若不是张大哥平日里纵容惯了,哪会有今天的事情啊。”李玉莲叹了口气,夹起来的鸡蛋也没放进嘴里。

    李雪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自顾自的劈里啪啦说:“他是咎由自取,早前就不干好事,人说天做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我看他纯粹是自己作孽。”

    “算了,我们不要管他的事了,也没那个能力管。”林大牛看席间的气氛有些低沉,笑了一下,招呼两人开始吃饭。

    接下来的两天,陈媚没有跟林大牛再联系,倒是他能感觉到气氛的紧张,偶尔跟李雪一起上街的时候,看到身穿黑衣的男子,就会联想到黑虎帮的帮众。

    本来大牛想要去张家看看陈媚,但是却遭到了李雪的反对,理由就是现在过得好好的,没有必要以身犯险,而且他对张少宝逼林大牛离开住的地方也很生气,现在更是劝他抽身事外。

    一直到7月25号,林大牛感觉自己憋不住了,趁李玉莲母女两人出去买菜的时候,找了个机会,躲在卫生间里主动的打电话给陈媚。然而让他诧异的就是,电话竟然打不通,提示音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不明所以的林大牛,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等赶到原先张家的别墅时,只看到了一处被大火肆虐过得废墟。

    远远的看到废墟处站着很多穿警服的人,林大牛坐在车里,转脸问司机:“司机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上张家发生了火灾,具体事情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好像那个保姆被烧死了,其他人不知道。”

    司机的话刚说到这里,林大牛的手机就响了,看看号码是个陌生号,大牛沉吟了一下,按了接听键,“喂,你好,找谁?”

    “大牛,我是陈媚啊。”

    出乎大牛的预料,当他听到陈媚的时候,浑身一抖差一点就把电话给摔了出去。看司机露出诧异的神色,他连忙从口袋里摸出10元的钞票交给他才下车听电话。

    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林大攀道:“媚姨,我刚才去了你家门口看看,怎么家里被烧了?”

    “哎,一言难尽。”陈媚叹了口气,继续道:“少宝在外面逃亡了几天又偷偷的回来投案自首了,没想到去法院的时候,被一伙蒙面黑衣人冲上来乱枪打死。”

    “强哥听到这个消息后,气的心脏病发作,在医院里到现在还昏迷不醒,算了,让他们折腾去吧。”

    “在哪家医院啊?”

    林大攀完话,那边就传来一阵吵闹声,过了半分钟吵闹声结束了,陈媚道:“强哥没能度过危险期,死掉了……”

    紧接着就是呜呜的哭泣声,林大牛不由得一阵感伤,“媚姨,节哀啊,你要保重身体。”他安慰了一阵,陈媚的哭泣渐渐小了。

    两人再聊了几句,林大牛的手机就传来了短消息的提示,看看信息竟然是李雪发来的,“大牛,你在哪儿?等你来家吃饭呢。”

    林大牛和陈媚挂了电话,打了一个电话给李雪,接着就坐车回了家里。到家后,李雪又问起他去张家的缘由,当知道她家里被烧了之后,原先的怒气渐渐的消失。

    “媚姨好可怜啊,哎,一家人转眼之间就崩溃了。”李雪毕竟是善良的女孩子,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林大牛摇了摇头,又上前来安慰了一番,等到李玉莲也知道张强病逝的消息之后,叹了口气,道:“张家迟早是要解散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会那么早罢了。”

    “世事无常啊。”林大牛也跟着感叹了一句……

    7月28号的上午,天气忽然变得很冷,下午的时候下了小雨,林大牛和李雪母女两人去奔丧只好带着雨伞。

    今天的陈媚穿着一身黑衣,脸上更是带着一副墨镜≡于张家和黑虎帮的事情,一些比较重要地位的人都了解,但是对于此事却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众多的吊丧人群中,林大牛看到了田甜,她也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是悲,和林大牛的眼神对视的时候,她打了一个眼色,要他借一步说话。

    找了个机会,两人在墓地旁边的小树林里见了面。田甜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大牛,那片地已经卖给了开发商,按照我们的协议,你拿到50万的分红,密码是你的生日。”

    林大牛也没有客气,接过银行卡,诧异道:“我的生日?什么号码?”

    “我看过你的身份证!呵呵,把密码换成了XXXXXX,你等下把钱转一下吧。”田甜摘下墨镜,猛的抓住大牛的胳膊,“大牛,我看你还是把那个度假村放下来吧,跟我合作,绝对让你赚的盆满钵圆。”

    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扣弄着林大牛的手指,用意已经非橱显,林大牛有些尴尬,但还是强忍着马上离开的念头,委婉的说道:“田姐,这件事情是我早就决定好了,我想尝试一下。”

    “如果我做不好的话,以后再全力跟你合作。”林大牛笑了笑,道:“说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做生意,有什么不懂得请教你,田姐你可得费心指点哦。”

    田甜转过脸来,看李雪已经在四处寻找林大牛,便放开了他的手,说道:“当然不会推辞,呵呵,看看你的小情人在找你了,你去找她吧。”

    等到林大牛离开的时候,田甜的目光还一直在他的后背,只不过心里却生出一圈圈的涟漪,“听说大拇指骨节大的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强……”

    想到林大牛粗大的骨节,再联想到他胯下那粗壮的弟弟,不由得感觉浑身发热,脸颊也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