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九十一章 那死去的记忆

住家野狼2016-10-14 11:2:19Ctrl+D 收藏本站

    坐上出租车一路飞奔,两人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市区。这一次大牛还带着林家栋去了上次的浴场,进去后,他洗了澡就找了两个女孩子进了包间,不用说也是在玩双飞。

    这个地方就是美妙,脱掉衣服跳进澡堂,可以无拘无束的,也能放下平时的伪装,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洗了澡蒸了桑拿,林大牛便在休息室休息了一会。喝着饮料倍感无聊的时候,想起来在这里上班的芳芳。

    林大牛不记得她的工作证号码,招来服务员问了一下,对方说这里有好几个叫芳芳的,但今天只有一个过来上班。

    叫他把那个芳芳叫来,林大牛一看,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于是挥手退开那个芳芳,大牛拿出电话拨打了她的电话。

    电话打通了之后,才知道原办来她今天休息,不过听说他在这里消费,芳芳说:“大牛哥,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赶过去。”

    林大牛听得一愣,连忙道:“那就不用了吧?我只是来洗澡的,你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时间,就好好的在家里休息吧。”

    芳芳听了,说道:“那好吧,下次你来的时候,先打个电话给我,我好做好准备给你按摩。”

    嗯了一声,大牛再跟她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放下电话,心想这女孩子真是不错,应该可以做个朋友。

    他不想找小姐,偏偏林家栋是个老色鬼,一时半会估计也不能完事。大呸论怎样都得陪他爽好,百无聊赖下只好找了个包间睡觉。

    睡觉也谁不安稳,没几分钟就有人来敲门,谢绝了那浓妆艳抹女子的服务要求,大坯性起来在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这样下来果真没有再打扰。

    下午4点送走林家栋,张少宝打来了电话,约林大牛在潇湘园见面,说是有事情找他。自己反正闲来没事,也有好久没有间结拜大哥,他便打了个车子去了潇湘园。

    电话里他已经说了包间的名字,林大牛到了之后,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包房。

    “二弟,你怎么才来呀?我都点好了菜了,快坐吧,咱们哥们今天不醉不休。”

    林大牛呵呵笑了笑,在张少宝的热情招呼下,坐在了他的对面。这里的包房不是正规的房间,房间里还带一套卡拉OK,旁边是一套沙发,可以给客人提供点歌服务。

    “二弟,好久不见,最近气色不错啊?”

    说话的时候,张少宝拿出红酒,将两人面前的杯子加满,笑道:“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说点正经事。”

    林大牛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喝了一口酒,说道:“恩?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咱们弟兄两个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

    “最近我的公司有些问题,亏了不少钱。”张少宝开门见山,将这段时间做生意失败的信息透露出来,然后又道:“公司已经盘给了别人,三年多的辛苦化为了流水,哎,我不该去投资股市的。”

    林大配然没有碰那玩意,但也知道股市,人车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除了一些头脑十分精明的人能赚到钱,其他的人都是在赔钱。

    但是偏偏抱着一夜暴富的心理,毫不犹豫的把多年的积蓄砸进股市,到最后落得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下场,一不小心想不开甚至会去跳楼的也不在少数。

    “最近老爹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不务正业,日死,我不就是花钱稍微大了点吗?”张少宝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看来这几天确实不开心,但不开心是不开心,为什么会找林大牛,他目前还不知道。

    “我老豆是副市长,这个位子可以办不少的事情。”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林大牛,继续道:“这些天我也想通了,我并不是个做生意的料,想趁着老爹还在位的时机,捞一把,你懂我的意思吗?”

    看林大牛摇了摇头,他道:“听说过卖官的说法吗?”

    “卖官?”

    林大牛仔细的品味了一些意思,心中暗想这张少宝太胆大了,虽然自古以来就有买官的说法和做法,但这是一种违法行为,如果他现在掺和进去,万一出事了该怎么办?

    别看张家现在得势,可是副市长这个位子看起来风光,后面却有着不少人在暗中窥伺,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身败名裂,先不说别的,就是把张强包养小明星的事情抖出去,估计他立马就要下台。

    看林大牛有些犹豫,张少宝便有些不高兴,“兄弟,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你搞什么度假村的,一年不能弄个30万,跟我合作,半年保证你能搞到50万。”

    “大哥,你容我好好想想吧。”

    林大牛的态度很妙,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当面表态。接下来的酒场,张少宝就不大欢喜,两人虚与委蛇的客套了几句,5点半就结束了宴席。

    当晚回到家里,李雪打来电话,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一下,得知李雪安然到达目的地,林大牛也就放下了悬着的心,但她却说身体有些不大舒服,老是觉得恶心。

    “雪儿,身体不舒服就去医院看看,检查一下,别到时候小病弄成了大病,身子骨要紧,知道吗?”

    反反复复的交代了一下,林大牛挂了电话,躺在床上想起下午的事情,他便觉得有些头疼。

    谁都不会嫌弃钱多,虽然张少宝的条件很诱人,但他却不想掺和进去。况且目前他正跟田甜合作,这走的一步棋虽然有些风险,可风险毕竟是她来担当,林大牛完全不会在乎事情败露后的问题。

    一觉醒来,林大牛起床洗漱一番,张少宝打来电话再次询问合作的事情,林大牛将自己的想法透露出来,张少宝气的当即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林大牛苦笑一下,心想先前还口口声声的喊着二弟,现在一言不合,竟然就变了脸色,看来这个结拜的兄弟,以后再不会和以前那样对他好了。

    然而并不止一件事情,让林大牛感到费心。上午9点半,李雪打来电话,他知道她可能是去了医院,现在有什么消息便接听电话。

    “大牛哥,呜呜……”

    李雪的声音是带着哭腔的,让他有些莫名其妙,先是安慰了几句,但李雪却一直哭个不停,他满头雾水却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干着急。

    “林大牛是吧,我是李雪的同事。”就在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一听之下就忙回答我在呢有事你赶快说。

    “昨晚上雪儿恶心还伴随着呕吐,今天我就陪她一起去了医院,检查后才得知雪儿怀孕了。”

    怀孕了?林大牛听到这里,先是一喜随即便问道:“怀孕了是好事啊,那雪儿怎么样了,为什么哭啊?”他虽然还没有做好准备要个孩子,但怀了就怀了吧,他可不会去怂恿他打掉孩子。

    “医生说雪儿不适合怀孕,子宫有问题,这有一个月的孩子已经流掉了。”那女人的话刚落音,林大牛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手机无声的滑落,摔在地上变成了几个碎片,通话噶的一下结束了,可他却觉得头脑发晕,脑袋边满是嗡嗡的叫声,如同耳鸣时一般。

    “流掉了……”

    林大牛刚从有了孩子的喜悦中徘徊,瞬间就掉到了油锅中,那一瞬间的难受,让他差一点要将桌子给拆了。

    就这么流掉了,他或者她可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啊……林大牛想到这里便痛苦的抓着头发,足足过了10多分钟,他的情绪才渐渐缓和。

    事已至此,林大牛也别无选择,目前李雪的身体状况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手机摔坏了,只能拿起家里的固定电话拨通她的手机。

    电话通了之后,两人在电话里无声的哭泣……

    半个小时后,两人的情绪这才好起来,不过还好,李雪的身体并无大碍,可以正常工作,只是医生说她的体质不适合宫内孕,基本上以后是不会再怀孕了。

    “雪儿,你要保重身体,我等会就买去你那的飞机,我会好好的陪你。”

    林大诺到这里,李雪就道:“大牛哥,你不要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你的身体?”

    李雪再一次的打断了他的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如果你来的话,以后再也不会见到我了。”

    李雪的心情,此时也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任何一个女性,都有做母亲的权利,可是当这个权利被剥夺的时候,她是无论怎样都不能平静面对的。

    在来之前,她就想要跟林大农婚,以后嫁给他,安心的在家相夫教子,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女人,可现在,这一切似乎都成了一场梦,所以才会拿不再见面来威胁林大牛,不让他在此时过来。

    “雪儿,哎……”

    林大呕有办法,只好委托那个在她身边的女同事帮忙照顾。到11点的时候,挂掉了电话,他在家平定了一下心情,打车来到了李玉莲的家里。

    说句实话,林大牛除了找小姐不敢轻易尝试外,和自己的女人巫山云雨的时候,从来没有戴过套子,也因为自己的怒起太过巨大,也没有合适的避孕套。

    张玉芬就比较谨慎,知道他目前不想要孩子,每次结束之后,会吃一些药物来抑制,所以至今才没事,可李雪毕竟是个女孩子,也没有在意这方面,哪想到就真的怀上了。

    到了李家,李玉莲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毕竟作为李雪的母亲,女儿是不会对她隐瞒这件事情的。

    李玉莲坐在沙发上,看林大牛有些伤心,便道:“你们都还是小孩子,不小心谨慎也情有可原,现在雪儿还不到20岁,可以后也不能要孩子了,你想怎么办?”

    林大牛迎上李玉莲的灼热眼神,一字一顿的说道:“莲姨,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抛弃雪儿,哪怕她不能为我林家留后,我会用这一辈子来照顾她。”

    李玉莲叹了口气,“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