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九十章 食髓知味

住家野狼2016-10-14 11:1:53Ctrl+D 收藏本站

    在KTV里陈蓉已经喝了不少的啤酒,所以到现在肚子还不大饿。两人找了一家小餐馆随便的解决了晚饭,出来时已经是晚上的8点半了。

    两人在街边闲逛了一会,陈蓉便想要回家,林大排言便拦了一辆车,送她到家门口时,林大牛本来想要离开的,但是她却非得拉着他上楼看看。

    “还是不要了,你家还有父母,我就不打扰了。”

    下午的闲谈中,林大牛知道她家里还有父母亲,想到孤男寡女的一起上去,难免会被误会,也就委婉的拒绝了。

    她见大牛不愿意,也就没有多说,刻意挽留的话就显得有些矫情,于是便打开车门回家。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口,林大牛这才吩咐司机开车。

    到家洗了个澡,林大牛坐在公电脑前,打开Q,跟媚姨聊了一会,说起李雪的事情,林大牛才想起来这一天都没有跟她通电话。

    拿出电话给李雪通话,拨通了却没有人接,正要挂掉电话,对方终于接了电话,“喂,我是李雪的同事,对,她睡着了,我们晚上12点才能到地方,恩,好,等她醒了我让她给你打电话。”

    跟李雪的同事闲扯了几句,林大牛就挂掉了电话。再看向电脑,发现媚姨留了一个言就下线了:他回来了,有空再聊吧。

    林大牛不用想也就知道那个他是谁,肯定是结拜大哥的老爹,副市长张强。意兴阑珊的关掉Q,脑中回想起媚姨的丰满娇躯,一时间竟无法自制。

    刚关掉电脑,一阵电话铃声把林大牛惊醒,拿起来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犹豫着挂了电话,哪想到对方又打了过来。

    “喂,你好,你是谁?”

    “喂……是林先生吗?”

    一个女人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大牛一时间还没有听出来,对方主动道:“林先生,我是芳芳呀,还记的我吗?”

    “芳芳……哦……是你呀,你在哪呀?”

    听起这个名字,林大牛才想起来她是那个浴场的按摩技师芳芳,他前几天带林家栋去洗澡,临走时跟她留了电话,想不到过了几天竟然打来了。

    “林先生,我下班了,姐妹们都陪男朋友出去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很无聊,想跟你说会话。”

    她的声音有些迟疑,语气里也充满了落寞,“一个人好寂寞啊,也没有人要我。”

    林大牛听到这里,就觉得这妮子果真是有点寂寞了,她看起来很漂亮,人也不错,不像那些做了几年按摩师的人,就会堕落为可怜的小姐,怎么会没人追呢?

    林大牛其实也明白,那些和小姐在一起的小男人,基本上都是可怜虫,靠女人卖肉的钱养活自己,揭开那醉生梦死生活的面纱,其实也就是一片空白。

    “林先生,我……在这没什么朋友,我们……可以……交朋友吗?你是个好人,会不会嫌弃我的身份?”

    芳芳说的话让林大牛很是吃惊,心想你找不到朋友,难不成就是因为对方嫌弃你的身份?当然对于她说自己是个好人的话,心里也不是很苟同,毕竟两人相识才几天,还不了解他。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可以预知以后的发展,不过这也太快了吧▲女人就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的动物,林大牛在惊讶了一会,也就释然了。

    “哦,当然可以了,我很愿意跟你做朋友,芳芳,你可以试着出去走走,不要整天呆在家里,这样的话,对身体不好,容易憋坏自己的。”

    “真的吗?我太高兴了,谢谢你,大牛哥,对了,你好像没我大吧?我都快22了,你才二十岁,你叫我姐姐好不好?”

    林大牛听的出她很兴奋,想想她家里只有妹妹,还从未有过弟弟,便答应道:“好的,我就叫你芳姐吧,呵呵,你在那边工作的怎样?还开心吗?”

    “这几天老是碰到一些猥琐的家伙对我动手动脚的,还有几个开高价包我,不过都被我严词拒绝了。”

    芳芳的声音不喜不悲,淡淡地说道:“我虽然在这种风月场和做事,但却不会出卖自己的肉体获得金钱。”

    “恩,这个想法要保持下去,俗话说的好,出污泥而不染,从事这份工作,也是靠自己的努力,不能因为金钱害了自己的一生。”

    林大牛跟她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芳芳才挂掉电话。通话结束后,看看时间不早了,明天早上还得跟田甜一起找林家栋办事,他就把空调调小一点,躺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林大牛是被田甜的电话叫醒的,起来洗漱吃饭,见面的时候已经是9点了,这个时候林家栋已经在上班,见面的话,谈拢了中午还能去吃饭。

    上车后,田甜亲自开车,林大牛坐在副驾驶座,路上问起张少宝这段时间忙什么的时候,她叹了口气道:“我差不多一个礼拜没跟他联系了,他最近神神秘秘的,好像在组建什么新的公司。”

    “大哥有实力也敢拼,我就不如他。”林大牛叹了口气,想起他的优越家世,不由得感慨万分啊,其实若他也有个市长老爸,说不定现在早就身家千万了。

    “那也不一定。”田甜转过脸来,带着墨镜的脸上升起一片红晕,笑道:“我觉得你那方面应该很强的。”她说话的时候,故意盯着林大牛的下跨,眼睛的神色却看不清楚,因为带着墨镜呢。

    林大牛久经风月,自然清除她话里的意思,联想起前段时间张少宝的抱怨,不由得暗想,这田甜肯定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要不然怎么连张少宝也满足不了,而且和她交往才一段时间,就瘦了很多呢?

    胯下浪女?人说女人到了三十如狼,到了四十如虎,虽然林大呕有真切的体会到,但也从张淑珍的身上发觉到了一点,而且近期交往的女人,诸如李玉莲和媚姨,都是三十多岁近四十的女人。

    因为张少宝和李雪的关系,她们在林大牛的面前,都自诩为长辈,虽然那个陈媚和林大牛有着一些暧昧的关系,但也不敢太明显,所表现出来的骚浪劲并不是那么强烈。

    相对于她们几个,田甜和林大牛之间也就无所顾忌了,依照张少宝和大牛的关系,她只是他的嫂子,但她知道自己和张少宝之间只是利用的关系,他是绝对不会和田甜结婚的。

    现在差不多一个礼拜,两人都没有联系过,也就预示着两人以后都可能不会再上床,所以她才敢肆无忌惮的勾引调戏林大牛。

    林大牛毕竟有些顾忌,也不敢当真和她怎样怎样,只是干笑一下,把话题转移开来,“田姐,等下咱们不要直接去见老村长,到镇上之后,咱们找一个咖啡屋或者其他的娱乐场所,然后我去找他来,等见了面,一切的东西就交给你了。”

    田甜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就按照你说的办。车子一路飞奔,两人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不大会就到了镇上。

    田甜的采石场在镇上开办了一个多月了,经常来这里也对这里很熟悉,所以车子就直接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看她的样子是要和林家栋一边谈一边吃饭了,下车后,林大牛直奔林家栋的工作所在地。进入他的办公室,看到他正在伏案写字。

    走近一看,一张大白纸上写着几个大字,字迹潦草,看起来有些类似于狂草书法。林大牛仔细辨别了好几秒,才认出来那几个字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这老头子!林大牛心里笑了笑,心想我带着你找了几次小姐,难不成你就此迷上了吹箫这项运动?

    “林叔,我来了。”

    林大牛呵呵笑了笑,坐在他办公桌的旁边,翘起二郎腿,再拿出香烟递给老村长,两人点上烟一阵吞云吐雾,大牛就把今天来的目的说了一下。

    听到正主儿也来了,林家栋连忙道:“这几天我都跑得差不多了,一些手续之类的都请人托关系弄好了,不过这回扣方面,10万,是不是有点那个了……”

    他说到这里,林大牛就知道了他的想法,无非就是多弄些钱就是了,田甜这个人说实话其他的不多,穷的就剩钱了,多给他个五万也是无所谓的。

    “这个嘛……”

    林大牛也不能做冤大头,所以故意道:“林叔,这事我算是中间人,牵线搭桥的,也不能直接给你承诺,这样吧,咱们有事中午见了面谈,怎样?”

    “不过,您放心,你毕竟是我叔,我肯定得向着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家栋呵呵笑了笑,掐灭烟的时候,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

    问了一下林家栋下班的时间,之后在办公室里跟田甜打了个电话,让她在饭店里先等一会↓点头答应了,并说已经做好了准备,宴席方面的都弄好了。

    直到中午11点,林家栋才下班,跟着大牛一起去了酒店。见到田甜的时候,他愣了一会,双眼在她的胸口猛地看了几眼,要不是林大牛察言观色暗中扯了一下他的衣角,估计就愣在了那里。

    “幸会幸会,原来是采石场的女老板啊。”

    林家栋装模作样的拍了拍脑袋,上前来握住田甜的手,借机轻轻抚摸了一下↓的脸上没有什么变色,大牛却在心里骂了一句老色鬼。

    大家都是熟人,前面林大牛已经跟他谈得差不多了,所以在索要了多一倍的好处费之后,三人就商量好,下午就可以把一些文件报上去审批,合同要弄好也得一段时间,大概一个礼拜的样子吧。

    谈好事情后,田甜就吩咐服务员开饭,因为镇上的消费能力也不高,酒店里虽然尽量捡些好菜名贵海鲜来上菜,一桌子酒菜到最后结账也才3800元。

    离开酒店,和田甜约好明天一起办理审批手续,林家栋就跟着林大牛去了市里,目的就是上次去的浴场,他食髓知味,想要再一次尝试那里的全套服务,当然,他昨天回家看了电影,也想玩个双飞。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