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七十八章

住家野狼2016-10-14 10:56:0Ctrl+D 收藏本站

    倒在床上,蔡芸芸就开始熟睡,一直到了晚上的9点,她终于恢复了常态。坐起来,发现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躺在陌生的床上,在看看房间外面睡着了的林大牛,她怒火刷拉一下冒了出来,跳下床就要扁他一顿。

    但是刚跳下来,她就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是男性的大T衅。衣服实在是太大了,下摆几乎到他的膝盖。

    这不是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呢?

    蔡芸芸怒火中烧,拿起枕头跑出屋子,奔到坐在沙发上的林大牛身边,扬起枕头,狠狠地砸了下去。

    林大牛此时正在和周公的女儿约会,被她狠狠一砸,顿时从梦中醒来。

    “你这个杀千刀的,恶棍,细流氓……”

    蔡芸芸一边砸一边流出泪水来,辱骂他的话更是不堪入耳,要不是林大牛亲耳听到,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优雅的女人,怎麽会骂出这样的话来。

    “哎,你怎么了?”

    殴打还在继续,虽然是枕头打的不太疼,可林大牛还是有些莫名其妙,当然,不用想也知道是蔡芸芸误会他了。

    “我打死你这个流氓坏胚子……”蔡芸芸的枕头虽然被他握在了手里不能继续发挥作用,可她的嘴巴还是没有闲着。

    林大牛现在快要抓狂了,啊的大叫一声,他从沙发上站起来,道:“你先听我解释……”蔡芸芸头发散乱,神情看起来如同深夜出没的厉鬼一般狰狞,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用手捂住脸,厉声责问:“你还想怎样解释?”

    “这个……”林大牛结结巴巴起来,但是考虑到若是不解释清楚,自己高大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他忙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晚上从酒店出来回家,来到那学信口看到你的车子……”

    就这样一溜烟的讲完,他道:“你到底是怎么了?被人下药了?”

    “你这个混蛋,我……”蔡芸芸本来想再骂几句的,但是忽然间觉得好像身体和平郴有什么两样,若是被他强暴了,应该不是这个状况才对。

    林大牛看她欲言又止,连忙追问:“到底怎么了?是我救了你耶,你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你还记得晚上在酒店的事情吗?你和蒋欣欣在吃饭时,我进去吃了毛血旺,喝了一杯酒。”

    蒋欣欣简短的说了一下,林大牛心中的疑团渐渐升起,“那也不一定是我那杯酒出问题,你之后又喝酒吃饭,或许是他们搞的鬼呢。”

    “不可能,那两个人是女孩子,和我有10多年的友谊了,绝对不可能是她们。”蔡芸芸连连摇头,“就算她们和我开玩笑,也不会用春药的。”

    “既然你那么肯定是我那杯酒有问题,我就跟你说一下吧。”林大牛陷入了回忆中,当时他出去帮蒋欣欣去加了一个甜品:玉米烙,回来后就遇到了蔡芸芸,她也只是喝了一杯酒而已,接着就中了春药。

    想到这里,他的思绪渐渐地清晰,拍了拍大腿,他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蒋欣欣那女人想要陷害我。”

    “不是你下的?”蔡芸芸冷笑一下,“据我所知,欣欣从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敢承认你做的事情吗?”

    “不是我做的你让我怎么承认?”林大牛苦笑一下,解释道:“第一,若是那杯酒是我下的药,酒杯肯定不会放在我的面前,第二,我根本不会未卜先知,知道你会来酒店里,第三,若真的是我下了药,你现在不可能还好好的坐在这里,你若是不信,可以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他最后这句话,蔡芸芸听得脸上一红,其实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他说的也对,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根本没有被男性强暴的迹象。

    只是,若那药不是林大牛下的,那么,怀疑的对象,就要转到蒋欣欣那里,可她为什么要对林大牛下药?想强暴他?陷害他?

    百思不得其解,蔡芸芸问道:“你和欣欣到底是怎么了?她为什么要对你下药?难道想和你那个……”

    她毕竟是个女人,和林大牛只是见过一次而已,根本就不算熟悉,所以说到坐爱的时候,也会吞吞苦苦,就连脸也红了一大片。

    林大牛苦笑一下,简单的说了一下怎样认识蒋欣欣,以及怎样和她结仇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就是和解……

    “怪不得,哎。”蔡芸芸叹了口气,心里道:“欣欣也太笨了,怎麽会想出这样的一个方法来占有你呢?会不会是爱情的催化下,听了她妹妹小魔女的烂主意?”

    蔡芸芸喃喃自语了一句,暗想蒋欣欣平素的IQ极高,这次是被妹妹的主意给懵到了,才会想出这样一招。

    “难道她喜欢上了这个小男生?”

    蔡芸芸心里偷笑一下,道:“事情总算是弄明白了,你们小两口子闹,最后牵扯到我了,哎。”

    说到这里,她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收住了眼泪的她,有一种楚楚动人的美丽,让林大牛看的几乎想要抱她入怀中,来仔细的安慰一下。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2点多了,她讪讪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道:“林大牛,谢谢你了。”

    “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对你有种熟悉的感觉,不要太客气了。”林大牛哈哈的笑了笑,道:“很晚了,你去休息吧。”

    蔡芸芸叹了口气,道:“我得回去了,你为我忙活了半天,也该好好休息了。”进入房间之前,她脸上一红,露出了羞涩的神色,“我的衣服呢?”

    想到衣服,她才觉得自己是洗过澡了,朦胧中,在浴室时候的情景浮现出来′然她那时候半昏迷状态,但是仔细想来,倒也能把他给她洗澡的场景给勾勒出来。

    “我帮你洗了一下,应该干了,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

    几分钟之后,一脸红晕的蔡芸芸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在换衣服的时候,她不自然的想起自己的肉体被门外的男人给看了个遍,这让她难以平静心情: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除了父母亲以外的人,看过身体。

    林大牛看出来他的尴尬,自然而然的把话题转到她的车上。下楼把她送到原先发现她的地方,幸好车子还在。接过林大牛递来的钥匙,蔡芸芸冲着他笑了一下这才打开车门离开。

    蔡芸芸开车来到蒋欣欣所在的小区,停好车子后,她便拨通了她的电话,“欣欣,你现在睡了没?”

    “没呢。”蒋欣欣的语气有些迟钝,说起话来更是有些慌张,“芸姐,你,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没事了,回小区了,三分钟后就到你家门口。”蔡芸芸一边上楼一边说话,两分钟后就来到了蒋欣欣的门口。

    “我到你家门口了。”

    了字落音,门打开来,露出了蒋欣欣有些歉意的脸蛋。看她的神情,不用说,已经把事情摆在了眼前,蔡芸芸几乎可以猜测出她接下来想要讲什么了。

    ……

    一夜无语,林大牛第二天接到了蒋欣欣的电话,她在电话里约林大牛出来谈谈。早上10点,林大牛来到了她订好的一个休闲娱乐室内。

    这一次林大牛留意了一下,发现她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喝放在他面前的茶水。

    蒋欣欣沉吟了一下,直奔正题:“昨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在这给你道歉了。”

    林大牛心里有种想笑的感觉,他昨晚上睡觉也琢磨了一下这个事情,这蒋欣欣也太诡异了,竟然想拿药把他弄倒。

    不过现在看来,她脸上带着深深的歉意,还有那种自责,估计已经和蔡芸芸谈过了,他不大想再提这件事情,便道:“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女人通常是不可理喻的动物,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

    蒋欣欣摸了摸鼻子,平静地说:“芸姐昨天把事情跟我说了一下,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情随便说出去,包括李雪在内。”

    “这样啊。”林大牛沉吟了一下,道:“那当然可以。”

    蒋欣欣苦笑了一下,道:“事情谈到这里OK了,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也不要跟我联系,我也不会再跟你联系了,咱们就当不认识,再见。”

    说到这里,她收拾挎包从口袋里摸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在桌子,离开了包间。香风扑鼻而过,蒋欣欣转眼间消失不见,林大牛傻傻的坐了一会,叹了口气也离开了这里。

    和蒋欣欣之间,似乎有些诡异了,从认识到熟悉,再到现在的误会以及事情,这一路发展下来,太出乎他的意料,她竟然主动的说出不要再见的话。

    回到家里,锻炼了一下身体,之后就打开电脑玩游戏。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忙好了,只等明天倩倩到市里来准备考试。

    闲着没事,他在网上逛了一下,他将目光瞄准了一款国产的武侠游戏‘征服’。

    征服,国产武侠游戏,以华丽的游戏画面,古色生香的游戏背景,绚烂的PK系统和系统化的职业技能为特色,着实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的玩家。

    游戏分为弓手系,法术系,战士系三大职业,其中弓手系分为男弓女弓,法术系分为火法师和水法师,战士系列分为武士和勇士。

    林大牛喜欢弓箭手的冷静,以及箭穿万里的潇洒,在进入游戏的时候,选择了一个男弓手,在游戏里玩了几个小时,他终于算是熟悉了这款游戏。

    林大牛只是纯粹的把自己融入到游戏中,去体验一番游戏的快乐。就这样2天匆匆过去,林大牛开始强烈的思念起李雪来。这几天,她都没有出现,手机是关机状态,也没有跟他打过电话。

    这让林大牛很是焦虑,不知她到底是怎么了。终于,在12月16号的早上,林大牛按捺不住心头的思念,乘坐出租车去了李家。

    让他诧异的就是,李家大门紧锁一副空空荡荡的样子,李雪和李玉莲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