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七十七章

住家野狼2016-10-14 10:55:34Ctrl+D 收藏本站

    “哇,好香,这鸭血不错。”蔡芸芸将筷子拨动着盆里的汤汁,捡了一小块鸭血出来。和她刚才近乎邋遢的馋样相比,她的吃相极为优雅。

    将鸭血放进嘴里,她轻轻咀嚼着,似乎在品味着比人参果还要美妙的食物。吃完鸭血,她点头道:“不错,这鸭血不腻,口感爽滑,厨师的功力挺好。”

    蔡芸芸在夸赞一番之后,迅速的捡了香菇猪肚吃了几口。也许是吃到辣椒或者花椒了,她脸上一红,猛地咳嗽了几下。

    蒋欣欣立即笑道:“芸姐,你慢点啊,没人跟你抢的。”林大牛也呵呵的笑着,蔡芸芸拍了拍自己的背部,长吸了一口气笑道:“吃得太猛了,这里的花椒够味道。”

    她说完,手指不经意的碰到一个酒杯,接着便拿起来一口喝了下去,试图将那麻麻的味道给冲淡。

    “天……不要……”

    林大牛是无所谓,没有任何的感觉,可蒋欣欣却是在心里大叫着不要。蔡芸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加上她也不敢叫出声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喝下了带慢性催情药的酒。

    “叮……”

    蔡芸芸的电话响了,此时的她完全没有感觉到那酒里有什么不对,在接了电话之后,她道:“我的朋友到了,我得去陪她们,你们慢慢聊吧。”

    看着她的背影,蒋欣欣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林大牛看着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我们结账走吧。”

    看蒋欣欣拿着包就准备离开,林大牛急忙道:“那个玉米烙还没有来呢。”

    “不吃了。”

    “那好,结帐吧。”林大牛叫来服务员,把帐结了之后,匆匆跟着蒋欣欣出了酒店。蒋欣欣的计划失败,加上蔡芸芸喝了那种药,心里是很焦急,此时她只想要找到老板,跟她解释一下。

    “哦,那好,再见。”

    听她说又要事去办,林大牛点了点头,本来想跟她说几句话的,但看她已经发动车子,也只好道:“路上慢点,再见。”

    等到她开车消失不见,林大牛笑了笑,看时间也不早了,便想要回家睡觉。

    蒋欣欣将车子开到一个角落里,想一想先前蔡芸芸的事情,她连忙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提醒她,但是手机刚开机便自动关了机,仔细看看原来是没电了。

    恼怒的将手机摔在座位上,她心里是百般失落……

    打车往回走,到了小区边上学校的时候,他便付钱下车准备去步行街买点夜宵回去。穿过学校的南门,林大牛正要进入学生街,一辆车进入了他的视线内。

    走近一看,他发现这辆车里面竟然坐着蔡芸芸。透过玻璃,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的地方,蔡芸芸竟然趴在方向盘上,摆出了一幅睡觉的样子,可是他却清楚的看到她的双手放在胸口,还在不断的揉搓着……

    “自慰?”

    林大牛心内升起了这个念头,但是在下一秒,他便看到蔡芸芸摇着头倒在了座椅上↓脸上的神情是那种极度痛苦的样子,林大牛看到这里才发现不对,这世间怎麽会有人自慰到痛苦的人?

    看看四周无人,他慌忙拍了拍车窗。起初力气太小蔡芸芸似乎没有听到,无奈下,他只好加大了力度。

    皇天不负有心人!等到林大牛几乎把手指都拍肿了的时候,蔡芸芸总算是恢复了一丝理智。抬起头来看了看车窗,她眉头一皱似乎想起来,那杯酒就是在林大沛前拿的。

    “你滚开!”

    她恼怒的骂了一句,但是因为喝多了加上催情药的作用下,她挥手让他滚开的动作就变成了招手让他进来的动作。

    林大牛在前面看的不清不楚,也听不到她的讲话,以为她要自己进去,于是他叉着腰道:“喂,你不开门我怎麽进去?”

    蔡芸芸也听不到他的话,只能无力的在心内骂着他。事实证明,女人在误会了男人之后,将会对他的一切都深恶痛绝。

    林大牛已经觉察到蔡芸芸不对劲了,他见了蔡芸芸后就对她有着莫名的好感,这一刻遇到了这样一个可以帮助她显示自己的机会,他当然会想尽办法去完成这个任务。

    “***,拼了。”

    林大毗话不说,看看四周没有人注意,他拿起一块板砖,扬起来正要敲下去,车门开了。

    原来是车里的蔡芸芸看到他的暴力行为,以为他要怎样怎样,这才费劲打开车门,“你干嘛?”

    林大牛立即扔掉板砖,一脸关切的凑上前来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啪的一声,他的脸上挨了一个嘴巴,蔡芸芸打了一下之后,便道:“你给我滚。”

    她这一巴掌虽然打得啪的一声,但却因为蔡芸芸没有力气也不觉得疼,但林大牛却被打懵了,暗想我这是好心帮你,你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打我?

    眼看她就要关闭车门,林大牛立即扳着车门,道:“你是不是生病了?我带你去医院吧。”

    “走啊,我不要你管。”

    蔡芸芸说到这里,只感觉到浑身燥热,看到的东西在眼里显示出来的都带着残影,头脑更是有些发晕。

    在催情药的激化下,模糊间,脑海里升起林大牛健硕的身躯,她嘤咛一声,只想靠上去尽情的扣着他。

    林大牛看她的神色越来越不对了,便钻进车里准备救人,但是想到自己不会开车,只好打电话给蒋欣欣,然而却提示对方的手机关机。

    林大牛听到这里便挂掉电话,拍了拍蔡芸芸的肩膀,问道:“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蔡芸芸虽然处于迷糊状态,但是却保留着一丝清醒,“我不要……去……医院……带我去我家……”

    林大牛只好点头,问道:“那好,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

    “天……元……”

    天元小区的大名林大牛还是知道的,闻言点了点头,将她的车钥匙拔下来,接着抱着她下了车子。

    关上车门,林大牛扶着她走进学生街拦了一辆车,上车后司机问道:“去哪?”

    林大牛本来想说去天元小区的,但是话到嘴边便改口:“去前面的小区吧。”……

    ……

    2分钟后,车子停在了林大霹在小区的门口。

    付钱后,林大牛把蔡芸芸抱下了车子。这蔡芸芸别看个子不太高也瘦瘦的,可是就是有肉,林大牛若不是身体强壮,还真不能把她给扛到家里。

    “哎,喝酒误事啊,真是的,一个女人干嘛喝这么多。”林大牛一边嘟囔着一边把她放在了沙发上,接着走进卫生间里端来一盆水拿来毛巾。

    “洗洗脸吧。”

    他说完话却发现蔡芸芸已经在无意识的开始说胡话,双手还慢慢的放在胸口,以及小腹部搓揉着。

    联系到先前看到的,再看看蔡芸芸现在的样子,林大牛忽然觉得她不是醉酒了那么简单。

    难道她被人下药了?

    蔡芸芸倒在沙发上轻声呻吟着,似乎极为的难受′然是这样,可是这充满了诱惑的呻吟,还是在小小的房间里回荡,勾引他犯罪。

    林大牛并不知道是谁给蔡芸芸下的药,也不知道这是港台颇为有名的禁药,看蔡芸芸现在的样子,就知道那药的迷幻作用实在是强悍啊。

    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果真是烫得厉害,而且她已经开始胡乱说话了。林大牛不敢耽误,把她放在沙发上正要弄点水给她清醒一下,蔡芸芸一个轻微的呻吟抓住了林大牛的衣服,“好烫啊,难受,呜呜!”

    低头观察着蔡芸芸,林大牛看了几眼之后才发觉不好,在低声的呢喃中,蔡芸芸已经解开了胸前的扣子,她的双手不断的在胸口揉搓,嘴里发出了诱人的声音,“好热,热啊。”

    这一下,林大牛已经判断出来这春药的药性正在发作,而且已经催发出蔡芸芸的情欲。妈的,林大牛不由的骂了出来,他知道今日若不是正巧碰到蔡芸芸的话,那她估计不知会怎样。

    此刻,蔡芸芸的乌黑整齐的头发已经变得散乱,如玉葱般的小手不断的在高耸的胸部抚摸,在春药的催动下,她的鼻翼两侧也流出了细密的汗珠,那薄薄的衣服更是快要湿透了。

    而在春药的作用下,她乌黑的双眸更是水汪汪的,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她那双粉嫩修长的双腿更是踢个不停,“热,好热啊。”

    蔡芸芸的呻吟声似乎充满了诱人的魔力,“帮帮我……”

    自从喝了那杯含有慢性催情药的酒之后,蔡芸芸一直没有感觉出来什么不对′然这药是慢性发作性质的,可一旦发作起来,药性极猛,可以让一个心智极为坚定的贞烈女人,变成一个索求无度的荡妇。

    而此时蔡芸芸心智一直处于迷蒙的状态之中,随着春药的药性发作之后,她的心内隐隐有一种对异性的渴求,想要摆脱浑身发热的状态。

    林大牛看她难受的厉害,连忙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甫一接触,蔡芸芸立即如同八爪鱼一般的缠住了林大牛的身体,小嘴更是不停的在林大牛脸上亲吻着,似乎感觉到抱住她的就是一个她需要的男人。

    林大牛不敢多想,连忙钻进浴室里,拿起莲蓬头,用冰凉的水疯狂的浇在蔡芸芸的身上,十分钟过去了,蔡芸芸的衣服已经湿透,那薄薄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上,露出了玲珑的曲线。

    林大牛心无旁骛,他不敢多看蔡芸芸美妙的娇躯,因为只要多看一眼,他就有可能抵挡不住诱惑……

    又过了10多分钟,蔡芸芸还是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林大牛怕她着凉,连忙放下手里的莲蓬头,弯腰把她抱起来,林大牛把她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包括三点式的内衣。之后把湿衣服仍在浴室里,他找了一个干净的毛巾将她身上的水珠擦干净。

    等帮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林大牛把她抱到床上,这个时候,蔡芸芸已经恢复了一些理智,春药的药性已经被凉水去除的差不多了,最多还留下来一丝丝药性,这一点药性对她来说,完全是小意思,靠她的坚韧就能抵挡下来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