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六十四章 收割季节

住家野狼2016-10-14 10:49:59Ctrl+D 收藏本站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林大牛叫醒张少宝,两人洗漱了一番,由他开车把大磐到医院里。路上他告诉大牛,因为自己有事,只能把他送到医院。

    大牛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半个小时后,车子来到医院门口,等他进去后,张少宝便离开了。

    花费了一些时间,办理了出院手续,林大牛将婶子张淑珍弄到了家里,林倩因为一夜没有休息好,到镇上的家里洗了个澡就睡了,虽然已经9点半,可下午还得上课,多睡一会就是一会。

    原本担心的妈妈,因为伤势没有大碍,在家静养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痊愈,她这一觉也能睡得安稳。

    坐在沙发上,张淑珍斜躺着亮,看看林大牛安心的神色,说道:“大牛啊,你到村里看看,这麦子已经到收割的时节了。”

    林大牛拿出手机看了看,漫不经心的说道:“婶,几亩地的麦子,加起来也不值3000元钱,要不要其实无所谓的。”

    张淑珍被他说得一愣,随即便道:“家里以前都靠这几亩地的粮食做口粮,咱村里地少,有很多人一年口粮都不够吃的,还要去外面买面,如果不方便收割,就给别人吧。”

    大牛点了点头,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出了门。张玉芬昨天早上回的家,估计在家里收割麦子呢,大牛以前在平原地带,看到那地方收麦子都是用联合收割机,方便快捷。

    只是这山路难行,除了马车和摩的能进来,一般的车都很难进,当然,这并不是说不能进,只要你能出得起价钱,他们也会过来的。

    举个例子,在平原地带联合收割机收亿目麦子要30元,在山里人家要200元,普通的山里人,是不会出这个价钱的,相反他们会选择传统的镰刀收割,然后再拉到场里脱粒。

    时节已经到了6月初,天气渐渐炎热,想到在田间做活的张玉芬,他低头看了看上身穿的花格子衬衫,决定到菜市场里买些蔬菜瓜果慰劳一下她。

    花了半个小时进驻菜场,挑选了张玉芬喜欢吃的东西。把这些东西打包装起来,足足弄了差不多一大袋,考虑到家里没有买冰箱,买多了吃不了会坏掉,他便心满意足的提着袋子找了摩的上山。

    司机师傅是个中年人,开车的速度很慢。一路慢腾腾的开着,林大牛也趁机看了一下田甜的采石场,这小小的山脉前,停靠着大大小小几十辆的解放牌货车,还有其他的采石车,一路上几乎都是乱七八糟的声音。

    等过了半山腰,那声音才渐渐消失,大牛心里也很高兴,照这样的进度,最多三个月,到国庆节的时候,山路肯定能通好,到时候就是他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10点45分,摩的车来到了村子的路口。大牛付钱下车,就看到村里的几个村民,他们穿着背心,手里拿着不同的劳动工具,在热火朝天的收割麦子。

    和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大牛就提着袋子回家了。家里没人,放下买来的东西,他就出门去找张玉芬。

    在自己家的地里转了转,微风吹过,金黄色的麦浪在眼前耀耀生辉←家的地加起来也才3亩多些,按照现在的收成来说,差不多有2800斤,一斤才6角钱,一共也就是1000多元,大牛现在都懒得打理。

    张玉芬家的地,离大霹在的地方还有1000多米的距离,在地里看了一下,他转身翻过一道丘陵,沿着村东的小河往北走。

    10多分钟后,林大牛看到了她。在缓缓奔流的小河边,芦苇翩翩飞舞,穿着一身鹅黄色清凉装的张玉芬就坐在地头休息,河水倒映出她嫩黄色的窈窕身影。

    她戴着一个破旧的草帽,手里拿着一杯开水,端起来凑到嘴边,很小口的喝了一下,接着就站起来。

    转脸看向南边,她一眼就看到林大牛,两人的目光,在微风中形成一个交集,瞬间擦起了刷刷的火花。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唾了,两人对看了几秒,均是向彼此跑去。踩着河边细腻的沙子,林大牛将张玉芬抱在了怀里,闻着那醉人的清香,他如同一个小孩子似的,将她紧紧抱住。

    “玉芬姐,太阳这么大,咱们还是回家去吧,这麦子也就一点点,送给别人好了。”

    林大牛话刚落音,张玉芬就分开他的手,问道:“这怎么行?咱们这一年就要靠这些麦子呢。”

    见她是和婶子张淑珍一样的想法,大牛给她算了一下麦子收成的账目,说这些钱,随便弄弄也就来了,不要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可是,我在家里也很闲,没事干的时候,做点农活,也算是锻炼身体了。”

    张玉芬还是有些放不开,不停的劝说,但大牛已经不给他解释的时间了,“做个享清福的人不好吗?姐,你就听我一次吧。”

    说着,大牛已经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回了村子。路上正好碰到萧姚的老爹,他正在柿子树下乘凉,大牛让张玉芬先回家里做饭,而他就拿出烟跟老萧聊了起来。

    老萧接住大牛的烟,点上美滋滋的抽了一口,问道:“大牛啊,这段时间不见你,听说你在市里买房了?”

    “哪有的事,朋友的房子,我暂时住着。”

    大牛跟他聊了一会,得知他家里在镇上租了一间门面,儿媳妇带孩子的同时,也在打理那生意还算可以的手机充值卡店。

    如今用手机的人越来越多,这一行虽然不是暴利,但辛辛苦苦,一个月混个温饱钱还是可以的,而村里其他人就没有老萧家这么好运了,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选好生意,基本上都没在赚钱。

    离开老萧,林大牛抽着烟往家走,但想到张玉芬不喜欢自己抽烟,因为那样伤身体,于是便掐灭了烟头。

    “大牛哥,你来了。”

    他听到这话,转脸一看,阿三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看到他,林大牛的心里便有了一个主意。

    阿三相对于前几天见面时,穿的比较干净点,也有点人样了,他来到大牛的身边,很恭敬地问道:“大牛哥,能给我一支烟吗?”

    大牛笑了,“小子,你也学会抽烟了?”

    阿三腼腆的笑了一下,支支唔唔道:“俺娘说抽烟不好,抽了要咳嗽,以后老了会有肺结核,俺就想试试,看到底会不会咳嗽。”

    他样子本就先天不足有些缺陷,小时候因为发烧了,脑袋有些问题,但不影响他正常的思维,就是时不时的会犯愣,当年父亲为了给他治病,到外面的煤矿,但是却不小心被砸死了。

    他家一直都不宽裕,母亲也体弱多病,无法出去做事,家里就靠几亩地过活,紧紧巴巴的经常连菜也吃不起。

    自从大牛帮他打了小李庄的人出气,以及给了他钱改善生活后,他就对大牛言听计从,所以老娘不让他吸烟他还觉得不舒服,要在大牛哥面前亲自验证一下。

    “这小子!”

    大牛知道像他这样的诨人,讲道理是绝对不行的,于是从口袋里摸出玉溪烟,给他点了一支,他抽了一口,随即便嗷嗷的咳嗽起来。

    林大牛呵呵一笑,说道:“怎样?尝出味道来了吗?”

    “大牛哥,这烟果然不是好东西,抽了会咳嗽的。”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水,阿三笑嘻嘻的将烟给扔到了地上,再用脚狠狠的踩了几下。

    “收麦子了,你们家的麦子能割了吗?”

    听林大牛这样问,阿三想了一下,说道:“老娘就在地里割麦呢,她说渴了,要我回家拿水的。”

    “哦,好,那你回家弄水吧。”

    林大牛点了点头,低声在阿三耳边吩咐了几句,只见他兴高采烈的嘿嘿笑了笑,随即便大步的跑回了家里。

    看着他的背影,林大牛叹了口气,心想这阿三也是可怜,娘俩一年到头过得清苦日子,既然他对自己言听计从,以后要帮帮他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