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四十四章 终于逮着你了

住家野狼2016-10-14 10:41:28Ctrl+D 收藏本站

    这家公话超市的老板是个60多岁的老太,坐在电脑前,目光呆滞,而且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

    林大牛在门口看了几眼,发现这里带小小房间的,大清早的这里很冷清,只有3号的门虚掩着,于是悄悄溜进四号间,准备偷听何星的通话内容。

    “喂,东子,是我,阿星。”

    隔壁传来了何星的声音,林大牛静静的听着他的讲话,“张少宝好像派了人查我,他找到我的姐姐了,恩,好,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那行,再联系。”

    电话讲到这里就挂掉了,何星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燕子,你在旅店等我,咱们得换个地方,有人来查了。”

    “你别哭啊,这件事情很快变就办好了,等我过去。”

    讲到这里,三号房间就没了声音,林大牛悄悄打开四号的门观察一下,发现何星出了三号间,掏出一张五元的钞票交给老太,他心里焦急也没等老太找零就离开了。

    林大牛心里隐隐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第一个电话是跟东子打得,看来他不仅仅是伙同燕子欺诈勒索,那个东子应该也是合伙人,第二个电话他说要换地方,看来产生了忧患的意识。

    想到这里,林大牛立即跟着走出了电话超市,看何星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他伸手拦了一辆车,不紧不慢的跟随着。

    差不多15分钟后,何星下了车子,走进了一家名叫‘悦宾’的旅馆。林大牛等他进去后,下了车子跟了进去。

    来到柜台,从老板的登记本上,林大呕有发现何星的名字。根据他描述出来的何星的相貌,并说明是刚刚进去的人,老板便告诉他何星所住的房间:2楼的4号房。

    根据老板提供的线索,林大牛静悄悄的上了二楼,来到4号房间的门口时,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吵闹声,“何星,我好怕啊,该怎么办?他的势力那么大,咱们还是不要惹他了,好不好?”

    “不行,这件事都进行到这里了,咱们就算是退出去了,他们是不会放过我的,你知道吗?”

    何星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林大牛听得很真切,“只要办好这件事,咱们拿到那200万就离开,好不好?”

    “我好怕啊……”

    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但抽泣声越来越低了,就听两人商议了一下要离开,紧接着就传来收拾衣服的声音。

    林大牛此时在门口思索起来,是破门而入制服何星,还是在门口守株待兔,等到他开门的时候,迎头一击把他制服。

    思索了一下,林大牛决定守株待兔,看看走廊里没有别人,他便安心的在门口等候。三分钟后,里面的两人已经收拾好了衣服,房间门缓缓打开来。

    当何星刚探出脑袋的时候,大牛一拳砸在了他的脖子上,伴随着一声闷哼,何星的身体晃了几下,最终倒了下来。

    林大牛拳脚有开砖裂石的劲道,这一下就把他给砸的晕了过去。紧跟在他身后的燕子一阵错愕,最终看到了在门口冷笑的林大牛。

    ……

    当何星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燕子怯生生的坐在一边,脸上是两个鲜红的巴掌印,看来被打了,而那个把他自己打晕的人就坐在他的身边。

    “你是……谁?”他如同抽风一般的,喘着粗气问了一句。

    “何星是吧,找你可真是费劲。”

    林大牛抬起脚,一下踹在他的胳膊上,顿时,喀吧一声脆响,何星脸上一红,豆大的汗水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林大牛的手机响了起来,看看电话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听了,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张少宝的声音,“二弟,昨晚上应酬了一下喝多了,手机丢了,今早上才刚刚补了一张卡,事情办得怎样了?”

    “我现在抓到了这一对狗男女,恩,在XX路的悦宾旅店,你快点过来……”

    ……

    大约10分钟后,张少宝开着车子来到了悦宾旅店里,两人把何星和燕子弄出宾馆后,开着车子来到了郊区的一个破仓库里。

    把两人弄下车,张少宝先是给何星一顿免费的拳脚整容,打得他哭爹喊娘的,这才开始逼问。

    “谁指使你们来的?告诉我,我就饶了你们。”

    “没人指使。”何星费了很大得劲才转过身体来,林大牛和张少宝实在太狠了,他现在感觉浑身酸软疼痛,说话的时候,鼻涕眼泪一起流下来。

    “不要再废话。”张少宝嘿嘿一笑,捏了捏指甲,道:“即便是弄死你,我也是不在乎的。”话声刚落,他便从口袋里摸出匕首,一下扎在他的腿上。

    就听噗哧一声响,那匕首已经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腿里,鲜血狂流,何星惨叫了一声差点晕倒在地,而缩在墙角的燕子,更是吓得哇哇大叫。

    林大牛在旁边冷漠的看着,感觉这张少宝做事蛮心狠的,不愧为久经风雨的角色。嘿嘿一笑,那张少宝便站了起来大步的走到了燕子的身边。

    先是啪啪啪啪四巴掌下去,接着才捏着她的脸,冷声道:“贱人,枉我对你不薄,还救了你父亲的命,想不到你竟然这样对我?妈的,即便是养条狗也比你忠心啊?”

    “少宝,我错了……”

    燕子忍着疼痛站了起来,被他一瞪眼,随即吓得跪在地上,嘴中发出呜呜的哭泣声,抬着头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后悔和乞怜。

    “能认清自己的错误也是对的,很不错,来,给我舔舔。”张少宝嘿嘿一笑,拉下裤子的拉链,把已经勃起的东西拿了出来,接着转脸看向大牛道:“二弟,当哥得很久没操过这个贱人了,你要是不习惯就先出去一下。”

    林大牛嘿嘿一笑,心里暗想确实是不习惯,他点了点头,大踏步的出了仓库。来到外面,他钻进张少宝的车里,听起柔和的汽车音乐……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张少宝走了出来,他一脸轻松的模样,看来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信息。打开车门来到驾驶座,他打了一个电话,接着对林大牛道:“二弟,这次事情多亏了你,我已经查到了幕后的主使人。”

    林大攀道:“是那个叫东子的吗?”

    “恩,他是我生意上的竞争对手,和我一起竞标抢夺一个新的楼盘生意,这次竟然想法子害我,嘿嘿,少不得要流血死人了。”

    他冷冷的笑了一下,接着道:“我已经打了电话叫人来处置这一对狗男女,等会人来了,咱们就离开这里,哥哥带你去放松一下。”

    林大牛笑了笑,便和他聊了起来,大约20分钟后,对面的小路上驶过来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子开过来下来三个面相粗犷的年轻人。

    张少宝下车来跟他们耳语了几句,就见他们钻进仓库里,把一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何星带了出来,那燕子目光呆滞,嘴角还流着滴滴白色的精华,似乎是麻木了。

    看着那三人开车带走何星两人,林大牛便知道两人要完蛋了,得罪了张少宝这样的心狠之人,怕是要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张少宝带着林大牛离开郊区,把他带到了一家休闲会所里,两人洗了澡之后,他给大牛找了两个身材好脸蛋靓的女人,但大牛只是按摩一番,并没有真枪实弹的干。

    离开休闲会所,张少宝便问起他度假村的事情,当听说道路不通的时候,他便给大牛支了一个招。

    “二弟,我认识一个采石场的老板,她最近老巴结我,等会我带你去见见她,要是她看中你那边的石头山,说不定会在那边建个采石场。”

    林大牛听到这里便明白了,要是采石场的老板看中了乡村的石头山,开发度假村所担心的道路问题就迎刃而解,只是那山挺大的,若是开采个三年五年的,可就大大的不妙啊。

    沉吟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这件事情就麻烦大哥了。”

    “你说的啥客气话,你这次帮我度过难关,我若是不回报你一下,怎么对得起咱们的情意?”

    说完他就打了一个电话,那采石场的老板回话了,说她现在正在外地,马上就赶回来,晚上在新乐园酒家见面。

    放下电话,张少宝打了个响指,说道:“二弟,这件事情搞定了,晚上我带你去见她。”

    林大牛点了点头,问道:“我听声音是个女的,怎么她是个女老板吗?”

    “是的,很漂亮的一个女老板,嘿嘿。”张少宝笑了笑,说道:“她是个风韵尤存的女人,以前结过婚,对方嫌她无法生孩子就跟她离了,若是有机会的话,兄弟你去把她给上了。”

    ……

    因为要晚上才能跟她见面,张少宝就带着林大牛去了自己的家里休息。路上大攀了一下他怎样处置那东子的事情,张少宝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说这件事情不要他再费神了,他自己会派人搞定的。

    到了家里,保姆小红热情的招呼两人,张强去上班了,家里就她和女主人陈媚在家里。喝了饮料再吃了点水果,张少宝的电话响了。

    接了电话,他对大牛道:“二弟,我要出去办事,晚上再来接你,你就在家里休息一会吧。”

    等到他离开后,林大牛就和小红聊了起来,知道她家在农村,一年前来市里找工作,遇到了陈媚,被她相中了带来家里做保姆。

    陈媚是个很温和的女人,平日里从来不打骂小红,她自己的工作也做的不错,工资也挺高的,就一直留在这里。

    正聊着,楼梯传来了走路的脚步声,林大牛抬头一看,一脸惺忪刚睡醒样子的陈媚走了下来,站起来,他笑道:“媚姨,你好。”

    陈媚看到林大牛,立即露出了笑脸,看起来妩媚极了,“大牛啊,小宝不在家吗?”

    不待林大诺话,保姆小红就接口道:“夫人,宝少爷出去办事了,要晚上才能回来。”话音刚落,陈媚就走下了楼梯。

    小红很乖巧的去倒水,林大牛就重新坐下来跟她聊天,不只不觉的,脑海里浮现出张强金屋藏娇的情景,他说起话来就有些迟钝。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