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四十章 大牛,你轻点

住家野狼2016-10-14 10:39:45Ctrl+D 收藏本站

    推门而入,林大牛发现院子里笼罩着一种悲痛的气氛,原先活蹦乱跳的小鸡不知跑哪儿去了,走进屋子里,他就看到正屋放着一张床,床上躺着瞎眼婆,张玉芬就跪在她的床头,默默的掉眼泪。

    瞎眼婆有着间歇性的心脏病,早几年忽闻儿子咯屁的时候差一点就完蛋,若不是张玉芬精心照料,早就被孟婆拉去玩牌了。

    这一次林大牛和张玉芬之间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村里人似乎找到了多年未曾找到的乐趣,在两天之内把心头憋住的话全部讲了出来。

    瞎眼婆这次卧病在床,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传言,具体原因不可考证,反正现在就是奄奄一息快完蛋了。

    她脸色苍白,如同白纸一般,皱纹竟然比原先少了一些,看起来像是忽然年轻了10多岁,此时她瘦的如同鸡爪的手,颤巍巍的握住了张玉芬的白皙修长的手,咳嗽了几下,慢慢道:“玉芬啊,为娘的这些年拖累你了……”

    “娘,服侍您是玉芬该做的答事情。”张玉芬哽咽着说完,一回头看到林大牛来到了门口,她并没有跟他打招呼,只是自顾自的抽泣着。

    “这些年苦了你了,自从娃子走了,你在咱家就没过上好日子。”瞎眼婆此时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地步,说起话来也不像刚开始那般断断续续了,“为娘不行了,等我走后,你把骨灰葬在娃子的坟边,他自小就怕黑,有我陪着他,他也不会害怕了。”

    “处理好我的事之后,你就找个可以依托的男人嫁了吧,娘看着你守活寡,心里也很难受……”瞎眼婆说到这里,一口气喘不过来,吼间发出额额的声音,几秒种后就闭上了眼睛,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娘……”

    张玉芬悲痛的趴在瞎眼婆的身上,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旁边的林大牛看了也是分外伤心,担心头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

    到中午的时候,天上乌云密布,刚晴了一个礼拜的天又下起雨来。瞎眼婆去世了,村里人只来了老村长,其他的人就假装不知道这个消息,没有过来看一眼,更不要提吊丧了。

    下午的时候,张玉芬的弟弟赶了过来,在村长的帮忙下,几人商议一番,决定尽快火花瞎眼婆,让她入土为安。

    林大牛打了电话给火葬场,对方工作人员开着灵车过来,到了山下的时候就打来电话,说山路难行,车子上不去。

    无奈下,林大牛只好陪同张玉芬的弟弟,也就是他未来的小舅子,两人合着伙抬着瞎眼婆去了镇上。

    这一路简直要了两人的命,虽然雨下的不大,但是山路也滑的厉害,在这样的天气里,即便是空着手下山也很困难,更何况还要抬着瞎眼婆。

    不过虽然累一点,好歹也安全把她给弄到了镇上。众人跟着车子去了市里的火葬场,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之后,那里的工作人员就将瞎眼婆给火化了。

    瞎眼婆入土的时候,村里人来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离开了,他们家里亲人本就不多,自从张玉芬丈夫离开之后就断了联系,瞎眼婆死了也没有人来吊丧。

    埋葬完毕,张玉芬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跪倒在泥泞的坟前迟迟不肯离开,林大牛怕时间久了会伤了身体,硬生生的把她给抱回了家里。

    当天中午吃了饭,村长就回了镇上,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镇里给了他一个肥差,将他调到了镇委的领导班子,虽然是个副职但‘钱’途比他那个小村长好的多了。

    2点的时候,张玉芬的弟弟也离开了村子,他原本是在南方的一个海事局工作,这次回来是祭拜父母的,要不是请了一个月的假,还没有机会见到未来的姐夫,虽然大牛比他小了几岁,可按照习俗也得叫他一声姐夫……

    是夜,细雨蒙蒙,空气里湿的厉害,因为屋子年久失修,不少地方都滴出水来△屋的床上,张玉芬偎依在林大牛的怀里,眼睛依旧红肿的厉害,桔黄色的灯光下,依稀可见眼里的晶莹泪花。

    大牛知道她心情还沉浸与悲痛之中,就搂着她细声安慰,给她展现出美好的未来,勾勒出一个美好的蓝图。

    “玉芬姐,以后我会好好待你,不会让你受一分委屈。”林大泞着她的眼,灼热的眼光,带给她温暖的安慰。

    “大牛,姐也是一样,对你好一辈子不变心。”

    张玉芬感动的一塌糊涂,脸上又现出泪花来,紧紧搂住了林大牛宽阔的肩膀。这一夜两人彼此都没有睡意,谈话到半夜,一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这才搂抱着一起入睡。

    第二天早上,林大牛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拿出手机一看,是结拜大哥张少宝打来的电话,摁了接听键,说道:“喂,恩是我,大哥啊,呵呵,好几天不见了,过得怎么样?”

    “兄弟,我找你有点事情,你有空来市里一趟吗?”张少宝的声音压得很低,口气也有些焦躁,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那好,我下午就过去吧,到时候再联系。”

    林大牛也要找他商量些事情,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跟他见面,所以就很爽快的答应了。放下电话,旁边的张玉芬睁眼醒了过来,“大牛,你要出去吗?”

    “有个朋友找我有点事情,电话里没说清楚,等过去再看看吧。”林大牛简单的把怎样认识张少宝的事情说了一下,接着就准备起床。

    张玉芬沉吟了一下,秀美皱了皱说道:“大牛,人心难测,虽然张少宝和你结拜了,你也得防着点,别跟他一起干出什么非法的事情,要不然吃亏的是咱们啊,他老爸是副市长,出事了能保住他,他不一定会保咱们得。”

    这女人果然是心细如发啊,林大牛呵呵的笑了笑,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玉芬姐,你就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非法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碰。”

    起床后,林大牛洗漱一番,临走时把自己家里的钥匙交给了张玉芬,“姐,等会雨停了你就搬到我家里吧,这屋子一到下雨就漏水,我那里虽然破旧好歹不漏雨……”

    简单的交代两句,张玉芬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记得了,不过,你要不要跟淑珍姐那边打个招呼?”

    “不用了,她们不会说什么的。”林大牛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才拿着一把雨伞,踩着泥泞的路下山去了。

    一路无语,来到镇上的时候,已经是11点了,林大牛浑身都被淋湿了就直接去了新房子。

    进屋的时候,发现张淑珍在做针线活,大牛放下雨伞跟她打了一个招呼径自坐在她的身边,仔细打量一下发现今天她竟然穿着睡衣,而且还是吊带的那种。

    “淑珍,你穿这衣服很漂亮啊。”

    林倩去上学了,家里就他们两个人,是以大牛敢肆无忌惮的跟她调情。昨晚上他搂着张玉芬睡觉就憋了一身的火,但是考虑到她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办事。

    这件奶白色的吊带睡衣裙是那种诱惑类的,把她身子上几处饱满的地方一览无遗地透露出来,那白白的肌肤,酥鼓鼓的大胸部,看在眼里就想要抚摸一把。

    大牛心内火起,立即凑上前去捉住那鼓鼓的胸,使劲的揉捏着,张淑珍放下手里的阵线,吃吃的笑道:“大牛,倩倩快放学了……”

    “没事的,我就摸摸。”

    林大披嘻一笑,起身关上门,回来的时候就把她扑倒在了沙发上。这沙发是张淑珍昨天买回来的,柔软而又舒适,躺在上面简直比席梦思床还要快活。

    张淑珍在林大牛身上摸了一下,立即小声道:“大牛啊,你浑身湿透了,先去洗个澡吧。”

    林大牛答应着,和她一番热吻之后,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进了卫生间。脱掉衣服,调试了水温,他放出热水畅快淋漓地洗涮着身体。

    10多分钟后,林大牛拿着浴巾走了出来,张淑珍此时已端坐在沙发前,睡衣的带子半开半合,似乎有即将脱落的趋势。

    她的脸上升起一抹娇羞的红色,红艳欲滴一直到了小耳朵边,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林大牛粗壮的半裸身体,她的神色间充满了期待,那是一种对强壮身躯和猛力冲刺的期待,这个30多岁的女人,一旦打开了欲望之门,就再也忍不住要和自己的侄儿,进行美妙的鱼水之欢了。

    新房子里流荡着一种特别的氛围,两人对视了一眼,她微微动了一下,将膝盖屈起来,那奶白色的裙子慢慢的收缩上去,顿时,一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就展现在大牛的眼前。

    视线透过裙摆,依稀可见内里的美妙春光,那丰满的臀部,在若隐若现的裙摆里,充分的刺激着林大牛的火花。

    叮,正屋的大钟发出了悦耳的声音,现在是北京时间11点30分……

    时间不等人啊,想想林倩11点50分就要放学了,林大牛一个箭步奔到沙发前,“淑珍,咱们去房间里吧。”

    待她娇羞的点了点头,林大牛低头弯腰抱起她的身体,两人刚一接触,彼此就张开了嘴,开始了疯狂的热吻。

    抱着她进入她的卧室,林大牛把她放到了床上。因为他的力道有些猛,她的身体在席梦思床上弹起来又落下去,虽然不会摔伤但也嘤咛一下叫出声来。

    “大牛,你轻点……”

    张淑珍说到这里,林大牛已经弯下身子堵住了她的嘴,他的动作有些疯狂,不大会便将她盘起来的头发弄散,乌黑亮泽的长发四下飘落,带起了一圈涟漪。

    紧紧贴在一起,林大奴手微微用力,便把她的身体抱到了自己的身上,她脸红如火烧,细腻的小手很轻巧的就把握到了大牛的怒起,隔着一层浴巾,在轻柔的抚弄……

    林大牛嘴上不停,大手也伸进她的睡衣里面,很轻巧的褪下她的内裤,而张淑珍也很配合的抬动屁股,让大懦利的接触到美妙的桃源圣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