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三十七章 巧戏小寡妇

住家野狼2016-10-14 10:38:29Ctrl+D 收藏本站

    “阿宝,你年纪轻轻的以后少喝点酒,别学你老爸那样,弄得满身酒气,回来时连澡也不洗就睡觉……”

    陈媚唠唠叨叨的训了张少宝几句,他连声答应着,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聊了一会,得知林大牛就住在山里,便问了他的家庭状况之类的。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两人因为刚吃过饭也就不大饿,也就没有吃饭。洗过澡后,林大牛被小红带到了二楼的宾客房休息。

    小红退出去之后,林大牛打量了一下这里的摆设,房间大约有30平方,床是那种柔软的席梦思,因为快到夏季的缘故,垫子已经撤掉,换成了竹席。

    地面上铺着桔黄色的地板砖,床头还摆着一台电脑,对着床的地方放着一台超大屏幕的等离子液晶电视,旁边是一台壁式空调,比他老家里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躺在床上,林大牛的脑海不紧由得浮现出陈媚的绝世容颜来,不过他总觉得她眸子间多了一股幽怨,似乎是对张少宝老爸的幽怨,具体是怎样的他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种感觉。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感觉到膀胱憋得难受,他赶紧下床出门去了卫生间。一路小跑过去舒服排泄了体内的液体,林大牛的目光在浴室里看了看,发现洗衣机前摆着几件女人的内衣。

    其中有一件是下午见到陈媚时,她所穿的碎花长裙,看起来这一堆衣服应该是她的。林大牛把门插上,接着返回来把女性内衣捧在手里,只见手里的东西仿佛如同一件件艺术品。

    她的裙子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还有一条短的穿在里面的纱裙,纱裙里面包裹着一个文胸,这文胸很薄带着些挑逗。

    林大牛回想起陈媚挺拔巨大的双峰,心想媚姨的奶子很大,用不着穿厚乳罩来增大。将文胸放在洗衣机上,林大牛翻了一下在衣物的内里翻出一条小裤衩。

    这内裤极小,前面是半透明的纱质,臀部处为光柔的丝光棉,看起来和丁字裤差不多。林大牛拿在手里轻轻摩娑着,放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除了有她身上散发的迷人香水味,再也没有其它味道。

    林大牛陶醉了,小腹部升气一团火,让他想要当场就要拿着这件内衣自慰,但心中想起陈媚是结拜大哥的老妈,心里不由生起一种莫名的感觉来。

    门外传来脚步声,林大牛一个激灵赶紧把手里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里,打开门来,发现来人是一个大约45岁的中年人,他看到林大牛立即露出惊讶的神色,喝问道:“你是谁?怎么在我家里?”

    林大牛也不知该怎样解释,心想这位恐怕就是张少宝的老爹了,他不愧为高级官员,身上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势,看起来胖乎乎的脸蛋,也多了一股富态。

    “老爷,您回来了。”

    就在林大牛想要解释的时候,小红从旁边的房间里钻了出来,“老爷,这位是宝哥的结拜兄弟,名叫林大牛。”

    “伯父,您好。”

    林大牛立即跟他打了招呼,中年人这才缓和了颜色,笑道:“原来是小宝的朋友啊,呵呵,坐啊坐啊。”

    和林大诺了两句,他便问小红儿子去了哪儿,小红端来一杯茶解释说宝哥喝多了,正在上面休息。

    林大牛坐在那里跟中年人聊了一会,一转眼看看墙上的电子钟,才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的10点了。

    聊了一会,陈媚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也不介意林大牛在场,直接跑到少宝老爸身边,当着他和保姆的面,为老公捏肩膀,看着她脸上醉人的神色,林大牛是一阵羡慕,心想媚姨要是能为我捏捏肩膀就好了。

    ……

    林大牛一共在张少宝家里呆了两天,期间打了一个电话到李侉子家里,让他给张淑珍传递一个信息,就说自己在外面办事要过两天才能回家。

    这两天里,张少宝带着他四处游玩吃喝,累了就回到家里上网睡大觉,陈媚俩口子对林大牛很不错,他也知道张少宝的老爸名叫张强,是这个城市的副市长,但没有一点官架子,对他很随和也很喜欢他。

    林大牛总归是要办正经事的,两天后他提出了要回家。张少宝临走前拉着他的手道:“兄弟,哥哥实在是太忙了,公司里正好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要不然我就亲自开车送你回家了,现在只能派家里的司机送你。”

    林大牛笑着说不用客气,我自己坐车回家就好了,可张少宝却不依,推辞了一阵,陈媚也走过来帮儿子说话,无奈下他只好上了张家的车。

    开车的司机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路上两人聊了一下,大牛转弯抹角地打听,才知道原来媚姨并不是张少宝的亲妈妈,而是他的后妈。

    陈媚今年才33岁,20岁的时候嫁给了张强,因为张少宝小时一直得到媚姨的关爱,他很喜欢媚姨,就把她当亲妈妈一样。

    那司机很是健谈,几乎口无遮拦的向林大牛讲述着自己知道的信息,一翻聊天下,他也知道陈媚其实也是个官,是市文化局的副局长,手中权力也很大,只不过平时不怎么管事,只是挂个闲职拿工资的。

    两人一路闲聊,不知不觉就到了镇上,因为山路难行,大牛也就在镇上和司机分别。等到司机开车回家,林大牛租了一辆摩的回到了家里。

    到家后发现张淑珍不在家里,在村里找了找才发现很多人都到了村长家里,林大牛到地方的时候,才得知村长林家栋在开会。

    林大牛在人群里看到了张淑珍,她正聚精会神的听着村长的讲话←走到她的身边,跟她聊了几句才知道镇上的新房已经全部安置好了,今天下午就可以去看房子。

    大牛点了点头,跑到村长的身边看到一个名单,拿起来看了看才发现村里30户人家中,除了张玉芬和一户孤寡老人外,有28户买了新房子。

    仔细的看了一会,将名单放了下来,林大牛的脸上露出了常人难以察觉的笑容。村长开会之后,又简单的说了一下下午看房的时间,之后就让众人解散。

    等到村民们都离开之后,林大牛偷偷的问村长,“林叔,我们都去了镇上,那没买房的人呢,他们到时候属于谁管啊?”

    “谁还管他们。”

    林家栋气呼呼的,说道:“咱村就两户没买房的,其中一户是孤寡老人这也情有可原,可是那个小寡妇张玉芬却让我特别气愤,我三番五次的找她,她却以没钱为由拒绝了我。”

    顿了顿他又道:“现在无论在哪个地方买地皮也得10来万,要不是政府看我们太穷苦,哪里有花几千块就能得到新房子的好事?”

    林大牛点了点头,笑说可能他们真的没钱吧。跟村长聊了一下,林大牛大致的了解了搬走之后的安排。

    搬家之后,林倩所在的中学就和镇上的学校合并,村里的100多亩地还保留着,在镇上做生意是一回事,可村人还得靠这些地吃饭。

    ……

    离开村长的家里,林大牛来到了张玉芬的家里,这女人正在家里捡豆子,说是家里没有油了,弄点好豆子去镇上榨油。

    林大牛关上门和她坐在一起,笑道:“玉芬姐,下午村里就去镇上看房子,估计这几天就要搬走了,到时候咱们在一起亲热就不怕人看到了。”

    “死相!”

    张玉芬捏了捏他的鼻子,笑说:“你就知道亲热,不知道节制一下,年纪轻轻的也不怕弄坏了身体。”

    林大奴手伸出来,在她的小脸上摩挲了一下,笑道“玉芬姐,你都说我年轻了,嘿嘿,年轻人火力旺,不怕的,再说了,你老公我天赋异禀,就是同时和10个女人睡一炕,也能够应付来的。”

    张玉芬吃吃的笑着,大牛又说起村长的抱怨以及自己计划的实施,听得她又一阵发笑,先前就听大诺了,无论怎样都不要买房子,害得村长多跑了差不多10来趟,实在没办法了也只能不管不问。

    两人聊了一会,林大牛便把她腿上的竹篮拿下来,将她搂住肆意的抚摸一番,张玉芬很快就动情了,主动地配合林大怕存。

    就在大牛刚刚袭击到她的胸口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瞎眼婆婆的声音传了过来,“玉芬啊,玉芬!”

    床上的两人猛地惊醒,随即便从床上跳了起来,大门是从里面插上的,暂时不会担心瞎婆婆会破门而入,但张玉芬还是害怕。

    “玉芬姐,你先去开门,老婆子要是说了事马上就走,我就躲起来等着,若是她中午要在这里吃饭,我就找个机会出去。”

    林大牛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张玉芬这才点了点头答应,并让他不要发出声音,以免被瞎婆婆听到。

    2分钟后,张玉芬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来,打开门来看到门口站着的瞎婆婆,温言道:“娘,你怎么来了?”

    瞎婆婆在玉芬的搀扶下走进了房子里,边走边说:“玉芬啊,今天听村长说了,下午要去看房子,你看咱们娘俩该怎么办?”

    “娘,咱们不是说好了嘛,暂时不出去啊。”张玉芬说这话的时候,正好看到林大牛从房间里蹑手蹑脚的走出来,他还对着她笑了一下。

    一只手示意他先离开,她却扶着老太婆坐在了院子里的凳子上,“娘,您身体不好就好好的在家里休养吧,出去之后也不一定能讨得到好生活。”

    “为娘的不是但心我自己,我担心的是玉芬你啊。”瞎眼婆婆说到这里,林大牛已经悄悄的来到张玉芬的身边,在她的奶子上摸了两下,弄得她一阵心惊肉跳,心想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还不走,我婆婆就在面前,万一……

    林大牛忽然觉得很是刺激,在瞎眼婆婆的面前,玩弄她儿媳妇的美妙溽房,她还煞有介事的跟婆婆说话,果真是舒服啊,比偷情可刺激多了。

    就在他捏着张玉芬的小樱桃细细揉搓时,瞎婆婆说话了,“玉芬啊,我怎么感觉眼前有个人影在晃来晃去的。”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