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九章 两女陪寝

住家野狼2016-10-14 10:26:33Ctrl+D 收藏本站

    哗哗的热水从喷头淋了下来,先淋到林大牛的身上,再溅到二女的娇躯。阿丽站在林大牛的身前,给他身上抹上了洗浴液后,又顺手递给了站在他身后的阿兰。

    她接过后再给他的背后涂满了洗浴液,然后二女用身体挤住他的身体,大牛心里乐了,暗想两女真会伺候人,果然两女开始动了,用她们的身体上下摩擦着,为他做着洁身运动。

    这么刺激的洗澡还是林大牛有生以来头次碰到,柔软而光滑的女体同时在自己的身体前后不停地上下摩擦着,这可真是把他给乐得心里偷笑,不自觉的就起了生理反应。

    阿丽用手摸着林大牛的怒起,轻轻的动作几下,然后慢慢地蹲在他的腰部,媚眼悄悄上扬,那十分巨大的有如婴儿小胳膊粗的怒起,就吊在阿丽的眼前。

    她看着林大牛的怒起发了一下愣,暗想老娘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强壮的大东西,再看大牛魁梧粗壮,心想我能承受得了吗?

    呆了好大一会,她轻声道:“兰兰!你快过来看呀!老板的怒起实在是太厉害了。”阿兰听后,吃吃一笑,小声说你少见多怪,咱们这玩意都能生出孩子来,还怕他干啥。

    林大牛听见二女都在赞美自己的怒起,心里浮现出当年老和尚给他准备药材泡澡的事情,心情不由得一阵沉重,不过立即就被兴奋所取代,更有一种自豪的感觉升上心头。

    二女都在林大沛前蹲下来,阿丽伸手把他的怒起握在手中,心里不由想起成人电台里的那黑人男主角,心里更加痒痒的难受。

    娇躯微颤,阿丽把自己的舌头伸出来,用舌头开始服侍大牛,阿兰更是不甘示弱地蹲下来,抢着和她一起分食大牛的怒起。

    哗哗的水声在浴室里响起,林大牛闭上眼睛仔细享受着,享受着二女同时给自己品箫的快感,心里更是大叫道:“好啊,你们干得好,等下老子也让你们舒服。”

    拼了一会玉箫,阿丽站起身来,把自己的一个挺拔的山峰送到林大牛的嘴边,当温热的葡萄碰到林大牛的嘴唇时,正在闭目享受的他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娇嫩白皙的胸脯,嘴角是鲜红的小葡萄,大牛嘿嘿一乐,张开嘴巴将葡萄含在嘴里,开始了强有力的征战。

    ……

    半个小时匆匆过去,三人的鸳鸯浴终于结束,大牛张开强壮的臂膀,一手抱着一个,将两女给带出了浴室,再扔到床上。

    林大牛急切地左亲右吻,大手在两女娇嫩的肌肤游移,两人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应和着电视机里的声音依旧响着:oh,oh,fuck!

    电视机里女人的叫声,刺激得二女面红耳赤,浑身燥热不堪,心里都急切地盼望林大牛的怒起马上拉响战斗的帷幕,带着自己飞上云端,享受最美好的交合。

    大牛此时也被火苗给包围了,脑海里浮现出婶婶张淑珍和小寡妇张玉芬的身体,他戴上套套,把两女想象成婶子和小寡妇,凶猛的战斗最终打响。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大牛塞给两女一人500,在两女瘫软了的身体上亲吻一下,正要离开的时候,阿兰却拉住了他,“大牛哥,我们不要你的钱,只求着你以后有空再来找我们姐妹两个,可以吗?”

    看着她水汪汪的眼睛,大牛笑了笑,拍拍她的手道:“以后再说吧,这钱你们拿着,我得走了。”

    于是在阿兰和阿丽的失望神色中,大牛很潇洒的耸了耸肩,大步的离开了房间,最终消失不见。

    和两女的一夜情,只是大牛将内心火花发泄的一种渠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那些演艺圈的女人,其实无非就是高级妓女罢了。

    和阿兰接客的普通男人相比,演艺圈所谓玉女的床上男人,只不过是款爷罢了。大牛当年闯江湖的时候,就深切的认知到这一点,所以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她们产生什么感情纠葛的。

    相对于大牛的豁达,两个小姐就有些失落,昨晚上他勇猛无比,足足把两人连连弄到七八次高峰,到最后连喉咙都叫得哑了,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品尝他的玉箫,两女不由得痴了。

    外面的大雨早就停了,太阳露出了火红的脸蛋。林大牛出了宾馆直奔商场,先是买了婶婶叮嘱的平底锅,接着买了一些特色食品,再弄了一桶色拉油,买来庞中华字帖,这才租了一辆摩的准备回家。

    大雨刚停了,外面的空气很是清新。坐在颠簸的摩的车里,林大牛静静的看着车外的美景,一时间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婶婶张淑珍,小寡妇张玉芬,堂妹林倩的面容来,三个面容交相辉映,变来变去的让他感到眼花缭乱的。

    上了山路,车子更加颠簸,虽然屁股有些酸麻,可总比走路上山要快。差不多到了早上9点半,天色又见鹰暗,林大牛掀开摩的的帘子,发现乌云又聚了起来,马上就要下雨了。

    司机慢慢的减速,以防止路面打滑发生事故。林大牛正要放下帘子,忽然看到后面有个熟悉得人影,仔细看看竟然是张玉芬。

    她背着一个口袋,里面装着的是到镇上采购的物品,此刻只撑着一把碎花小雨伞,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泥泞的山路上。

    鹰暗的伞勾绘出她温柔的轮廓,那碎花的衣衫配合着丰满的身子,似乎有种柔到人心里的力量,那白皙的脸蛋也渐渐露出红晕。

    林大牛忽然莫名的一阵感动,眼睛竟然微微湿了。这时候他才发现一见钟情并不只是在小说里才存在,他自从见到她柔弱的眼神之后,就在心里扎下了爱她的根,那是一种淡淡的爱,一种被埋藏在心里的爱。

    就是这种隐藏的爱,在这一刻见到她的时候,突然爆发了,林大牛让司机停车,他一下跳了下来,跑向张玉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