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事山村

第三章 夜半偷看

住家野狼2016-10-14 10:24:0Ctrl+D 收藏本站

    轻微到几乎不可听到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回荡,林大牛静悄悄的走了几步,终于来到了婶子的房间门口。

    这边农村的房间一般都不带门,房间里黑黑的没有亮灯。大牛知道她已经睡熟了,这才敢偷偷的跑到门口看。

    大牛当年被老和尚用药材浸泡的时候,早就练就了一副夜猫子眼,在黑暗中看东西和白天没什么两样。现在小小的探头看去,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张淑珍。

    她侧着身体躺在床上,安静的呼吸着,胸口处的睡袍张得大大的,几乎就像是没有扣扣子一般。当大牛的眼神探过去的时候,简直就是一览无余。

    张淑珍那两只软肉好大啊,因为被胳膊挤压的缘故,很疯狂的往前顶耸着,加上衣衫没扣好扣子,两颗葡萄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林大牛此时只看了几眼,那怒起又搭成了帐篷,再偷偷的瞄上几眼之后,他心内立即惊讶起来,原因无他,这30多岁的婶婶,已经有两个孩子的婶婶,那两颗葡萄竟然如同少女一般的红润,完全没有诸如褐色或者黑黑的颜色。

    这太让大牛惊讶了,他看了几眼,便忍不住的用手握住小老弟,开始了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动作。

    紧紧盯着那里的曼妙之地,大牛竟然忍不住的开始了猥亵的动作,而床上的张淑珍却一直没觉察,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大牛看到床上的婶子动了动,她的胳膊稍微移动一下。可即便是很小的幅度,那胳膊下的双团肉却夸张的晃动起来,带起一圈波纹,看得他差点就要喷出来。

    林大牛的呼吸浅浅急促,在黑夜里有如敲鼓一般,他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小腹的肌肉猛烈抖动,紧紧闭住嘴巴不让发出声音,他终于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呼吸渐渐的稳住,大牛紧紧捏着怒起,因为一旦送开来精华就要撒在地上,这样一来绝对会留下痕迹,所以在心神稍微平复,他便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回到床上,林大牛躺了下来,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仅仅是看了婶婶的胸,他已经无法自制了,当然,那里的美妙已经牢牢地印在他的心里,一辈子也不能去除。

    ……

    山村初夏的清晨,空气颇为冷冽,天刚大亮,林家的院子就有了生命。阳光照在一个苗条的身影上,此时她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发出低沉的读书声。

    她就是林大牛的堂妹林倩,这丫头成绩挺好的,平时也够努力,再过2个月就要中考,她正在复习英文单词。

    当林大牛起来的时候,张淑珍就在厨房里做早饭了,他昨晚上睡得很晚,起来时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走到院子里。

    看到堂妹在用心苦读,他默默的点了点头便去了厕所里。回来的时候,林倩已经收了书本,她雪白的脸透着红晕,有些晶莹剔透的感觉,是个典型的小美人。

    看到大牛,林倩笑道:“哥,早安。”

    “早安!”

    林大牛刚跟她打了个招呼,张淑珍便从厨房走了出来↓的手里端着一个盆子,笑道:“大牛,过来洗脸准备吃饭了。”

    “妹子,你先洗吧。”

    林大诺完,林倩便走了过去,看着她弯腰洗脸,林大牛的眼睛扫着她的挺翘小臀部,那里被裤子紧绷住,曲线极为曼妙,这也预示着这丫头发育的很不错。

    林倩洗好脸,转过身体发现大牛正在打量自己,本来红扑扑的脸越来越红,看看老妈在厨房里,她嗔怒的瞪了大牛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吃了饭,林倩拿着书包去上学,她所在的中学离家也就1000多米,走路10来分钟就到了。

    吃饭的时候,大牛跟张淑珍说了去坟上烧纸,顺便拜祭下爷爷奶奶,所以吃了饭等到婶子收拾好碗筷,他就跟着婶婶去了村里的商店。

    在那里买了些香烛纸钱加上冥币,林大牛又提着4瓶白酒去了林家的坟地。老林家是100多年前搬到这个村子,坟地虽然很大,但却只有四座坟。

    林家上一代还有两个儿子,但是到林大牛这一代,也就独根独苗了,这也是大牛自小就被张淑珍疼爱的缘故。

    到了坟地烧了纸钱,再把白酒倒在了爹妈的坟上,林大牛失声痛哭,脑海里更是不断的浮现出当年爹妈在的情景。

    张淑珍眼角也是红红的,等到他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两人在坟前磕了头这才往家走。路上,村里人看到林大偶主动打招呼,他先前在商店里买了烟,见到村人主动地散烟,一聊起来都显得分外热乎。

    快回到家的时候,大牛看到了一个女人,她长得极为俊俏,而且身材丰满,像极了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

    她看起来有27,8岁,正是女人风姿卓越的美妙时期,只是眉目间有些忧郁的神色,看的人有些心疼。

    大牛看到她依稀还记得,问了婶子名字才知道她叫玉芬。听到名字他终于想起来是谁了,这女人名叫张玉芬,当年他离开村子的时候,她正好嫁到村里。

    “婶,她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家里出事了?”

    听到大牛这样问,张淑珍叹了口气道:“她丈夫出去挣钱,当建筑工人出了事故,被从天而降的架子打死了,那时玉芬才嫁过来三年,村里人说她命不好。”

    “来到村子三年她也没生出个孩子,丈夫走后就在呆在家里,本来她娘家还想给她张罗对象,但是对方却嫌弃她嫁过一次又不能生育,再之后她娘家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可怜啊,守了好几年的活寡了,哎。”

    张淑珍说到这里重重的叹了口气,眉目间也是极为伤心。大牛在旁边看的一阵心痛,暗想婶子你也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年龄,不也是守活寡吗?真是苦了你了。

    

评论列表: